問40:基督為何必須受死呢?
  答:因為按著神的真理和公義,除了神兒子的死之外,沒有別的贖罪之法。

經文閱讀:
創世記 3:15 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為仇;你的後裔和女人的後裔也彼此為仇。女人的後裔要傷你的頭;你要傷他的腳跟。

創世記 22:9 他們到了上帝所指示的地方,亞伯拉罕在那裏築壇,把柴擺好,捆綁他的兒子以撒,放在壇的柴上。10 亞伯拉罕就伸手拿刀,要殺他的兒子。11 耶和華的使者從天上呼叫他說:「亞伯拉罕!亞伯拉罕!」他說:「我在這裏。」12 天使說:「你不可在這童子身上下手。一點不可害他! 現在我知道你是敬畏上帝的了;因為你沒有將你的兒子,就是你獨生的兒子,留下不給我。」13 亞伯拉罕舉目觀看,不料,有一隻公羊,兩角扣在稠密的小樹中。亞伯拉罕就取了那隻公羊來,獻為燔祭,代替他的兒子。14 亞伯拉罕給那地方起名叫「耶和華以勒」,直到今日人還說:「在耶和華的山上必有預備。」

希伯來書11:17 亞伯拉罕因著信,被試驗的時候,就把以撒獻上;這便是那歡喜領受應許的,將自己獨生的兒子獻上。18 論到這兒子,曾有話說:「從以撒生的才要稱為你的後裔。」19 他以為上帝還能叫人從死裏復活;他也彷彿從死中得回他的兒子來。

默想:
1. 基督為什麼一定得死?這是教理問答的問題。難道耶穌在上十字架前真誠的禱告還不夠嗎?祂說:「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你的意思。」(路加福音22:42)。或如 克魯斯特 (Fred Klooster, “Our Only Comfort”, p.510) 所提問的,難道基督在上十字架前痛苦的禱告並汗如血下(路22:44),如此的痛苦,仍舊不夠嗎?基督不是已經受苦了,已經流血了,基督的寶血已經足夠洗淨我們的罪了,哪怕是一滴也夠了,不是嗎?但如教理問答的解答一樣,基督這樣的受苦和流血仍然不夠,基督一定得死,因為這是關乎真理和公義的問題。

2. 亞伯拉罕也經歷了類似的考驗,他必須將他唯一應許的兒子獻上,可是當他舉起刀要殺以撒時,上帝說這就夠了,我看到你的心了,你的相信和順服使你稱義了。然而,神的獨生子卻一定得死,因為這裡面牽扯到一個關鍵的問題,神的信用。聖經用真理和公義來表達,我們今天的人則比較懂的觀念是信用。我兒子大概9歲後就喜歡和我去買菜結帳時拿我的信用卡幫我刷卡。對他來說很好玩,把買的菜放在自動結帳機上,然後把信用卡插進電腦裡,收據出來,我們就可以拿著菜走了。可是他只看到好玩的那一面,刷卡,拿想要的東西回家。他沒看到的是他老爸每個月要付信用卡的帳單。而我只要一不付帳單,下個月就沒信用卡可用了,接下來我的信用分數就下降了。我的房貸,汽車貸款,都和我的信用分數有關。信用一沒了,房子,車子,食物,玩具,什麼都沒了!這是9歲的孩子想像不到的。

3. 亞伯拉罕那天因為他的「信」,就稱義了,上帝替他結了帳,他帶著以撒就回家了。他沒看到的是,上帝還是要付款的。我們欠的罪債,亞伯拉罕自己的罪,以撒的罪,所有後來因信稱義的人的罪,還是有人得付款。「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羅馬書6:23)。大家都因信稱義了,開心回家了。可是,天上的爸爸是得要付款的。把這些罪人的罪都赦免了,是因為上帝的信用分數極高,祂從不說謊,祂答應的一定會做到。祂答應夏娃的事一定會成就。誰付款?上帝用祂的獨生子付。祂把祂的獨生子給了我們做罪的贖價。耶穌一定得死,祂汗流了一滴血是不夠的,祂一定得死。基督不死,上帝的信用就破產了。上帝的信用一破產,一切都毀了。舊約毀了,新約毀了,宇宙毀了。我們是以祂的信實為糧(詩篇37:3),上帝信用破產,不要說別的,我們連每天吃的飯都沒了。

禱告:
主啊,我心戰競,我們每天因信稱義,因信而活,因信以至於信,可是我們的信若不是以你的信用分數做根柢,我們什麼都沒有。基督若是像以撒一樣沒死,我們就沒救了,宇宙也解體了。感謝主,你不是言而無信的上帝。你的信用,使我能信。謝謝你付了我的債。奉耶穌的名禱告,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