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37:你對「受難」這詞有什麼瞭解?
  答:我所瞭解的,是他活在地上的整個時期,特別是最後階段,他在身體和靈魂裡擔當了神對全人類罪惡的忿怒,以便借他的受難,作為唯一的贖罪祭,他可以救贖我們的身體和靈魂脫離永遠的沈淪,並為我們取得神的恩典、公義和永生。

經文閱讀:
馬太福音 26:36 耶穌同門徒來到一個地方,名叫客西馬尼,就對他們說:「你們坐在這裏,等我到那邊去禱告。」37 於是帶著彼得和西庇太的兩個兒子同去,就憂愁起來,極其難過,38 便對他們說:「我心裏(原文:魂)甚是憂傷,幾乎要死;你們在這裏等候,和我一同警醒。」
約翰福音 12:27「我現在心裏(原文:魂)憂愁,我說甚麼才好呢?父啊,救我脫離這時候;但我原是為這時候來的。」13:21 耶穌說了這話,心裏(原文:靈)憂愁,就明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你們中間有一個人要賣我了。」
羅馬書 2:9 將患難、困苦加給一切作惡的人(原文:魂),先是猶太人,後是希臘人,
默想:
  1. 耶穌基督在面對十字架的患難時並不是從容就義的。祂沒有利用祂的神性將苦難隔絕在外,好像受了一點皮肉痛苦並無大礙一般。不是,祂的苦難不但在身體,更進入了靈魂深處。這是古典正統基督論極為關鍵的一環。基督的人性不是只有身體,然後由聖靈內住當「靈魂」,祂有全然的人性,包括了人的靈魂。(Bavinck, Reformed Dogmatics, III, p. 296)。古代的異端「亚波里拿留派」宣稱:「儘管耶穌是人,但他沒有人的靈魂,神的靈取代了耶穌的屬靈部分。亞波里拿留(Apollinaris)認為兩種本性不能在基督體內共同存在。對此他的解決辦法是,將耶穌的人性降格。 」(http://jgospel.net/faith/christian-apologetics/亚波里拿留派-apollinarianism._gc7955.aspx)。
  2. 異端所教導的基督是超人,釘十字架也不痛,祂的苦難都是裝出來給人看的。這和聖經的教導完全不符。聖經裡的耶穌基督真實地受苦,肉體受苦,靈魂也憂愁傷心。「極其難過」,「幾乎要死」是耶穌自己的描述。心情煩悶到極點,憂愁如同海浪要將耶穌淹沒。祂在船上平靜風和海時是如此的從容,還反問門徒們,你們的信心到哪裡去了呢?但這次,耶穌感受到那令人窒息的痛苦,那狂怒的風暴將要吞噬祂整個靈魂。祂幾乎手足無措,甚至求祂的門徒陪祂一起禱告。這是無法想像的,那保護羊群的好牧人竟然要羊陪祂禱告。(而羊還是睡著了)。甚至耶穌在客西馬尼園禱告到完全無力虛脫,需要天使來事奉攙扶祂。(路加福音22:43 有一位天使從天上顯現,加添他的力量。)
  3. 上帝的律法是要把「患難、困苦加給一切作惡的人(原文:魂)」,但耶穌為了我們,承擔了這樣的痛苦。祂是無罪的,本來不需要承受這樣的痛苦,但為了愛我們,拯救我們,爲了要將來有一天擦乾我們的眼淚,祂自己流汗如血,流淚哀哭。祂為了要把我們的靈魂從死亡的深淵救出來,祂自己進入了那黑暗的深淵。
禱告:

主耶穌啊,我要謝謝祢,謝謝祢愛我,爲我受了最大的痛苦。我是個罪人,祢卻為我死,赦免我的罪。我相信祢,我要用信心發出感恩和讚美,使祢受的苦不是白受,而得到滿足。 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