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38:為何在審判官「本丟彼拉多手下」受難?
  答:雖然原本是無罪的,卻被屬世的審判官定罪,好使我們從本來當受的神嚴厲審判中被拯救出來。

經文閱讀:
使徒行傳4:18 於是叫了他們來,禁止他們總不可奉耶穌的名講論教訓人。19 彼得、約翰說:「聽從你們,不聽從上帝,這在上帝面前合理不合理,你們自己酌量吧!20 我們所看見所聽見的,不能不說。」21 官長為百姓的緣故,想不出法子刑罰他們,又恐嚇一番,把他們釋放了。這是因眾人為所行的奇事都歸榮耀與上帝。22 原來藉著神蹟醫好的那人有四十多歲了。23 二人既被釋放,就到會友那裏去,把祭司長和長老所說的話都告訴他們。24 他們聽見了,就同心合意地高聲向上帝說:「主啊!你是造天、地、海,和其中萬物的,25 你曾藉著聖靈,託你僕人-我們祖宗大衛的口,說: 外邦為甚麼爭鬧?
萬民為甚麼謀算虛妄的事?26 世上的君王一齊起來, 臣宰也聚集, 要敵擋主, 並主的受膏者。27 希律和本丟•彼拉多,外邦人和以色列民,果然在這城裏聚集,要攻打你所膏的聖僕耶穌,28 成就你手和你意旨所預定必有的事。29–30 他們恐嚇我們,現在求主鑒察,一面叫你僕人大放膽量講你的道,一面伸出你的手來醫治疾病,並且使神蹟奇事因著你聖僕耶穌的名行出來。」31 禱告完了,聚會的地方震動,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放膽講論上帝的道。

默想:
1. 耶穌雖然原本是無罪的,卻被「屬世的審判官」定罪。彼拉多原先的判決是無罪開釋,但在群眾即將動亂的壓力下,被迫定了耶穌死罪,並立刻行刑。權柄本來是上帝設立的,耶穌也對彼拉多說:「若不是從上頭賜給你的,你就毫無權柄辦我」(約19:11)。上帝的兒子,就在上帝所設立的權柄底下受審。這個屬世的權柄是邪惡的,它罔顧事實,扭曲公義,在群眾的鼓躁下判了一個無罪的人死刑。最諷刺的是,地上的政權可能會因群眾的鬧事而犯罪,卻不會因百姓的呼求而行公義。

2. 在使徒行傳的這篇經文裡,我們就看到了這諷刺的記載。當百姓聚集要攻打主所膏的聖僕耶穌時,政府聽從了他們。然而當神的百姓想要做正當的事情-傳福音時,政府就打壓他們。而神的百姓的對應就是:「聽從你們,不聽從上帝,這在上帝面前合理不合理,你們自己酌量吧!我們所看見所聽見的,不能不說」。在整本聖經裡,我們找不到任何推翻政府,流血暴動的根據。基督徒沒有上街遊行的聖經依據,基督徒唯一可以不順服政府的領域就是在真理和福音的傳播上而已。耶穌在面對彼拉多時勇敢的說出真理:「若不是從上頭賜給你的,你就毫無權柄辦我」!彼拉多被震懾了,他想釋放耶穌了。使徒彼得也勇敢的對政府說:我不能因為聽從你而不聽從上帝!政府也只好暫時讓步。我們如果有民主法治的政府,能得到公平的審判,是神給我們的極大的普遍恩典。但是當政府和上帝對著幹時,百姓就是可憐的受害者。聖經雖然有給我們發言責備政府的權柄,卻沒有給我們流血革命的理論依據。大衛沒有革掃羅的命,耶穌沒有發動耶路撒冷起義,使徒們也沒有焚燒羅馬城。法國大革命和美國獨立革命都是建立在人文哲學的理論基礎上。雖然基督徒也因此在這些自由的國家得到許多恩典,但要說革命或上街示威是聖經的教導,我在聖經或大公教會信經,信條,和教理問答裡都找不到這樣的教導。

3. 耶穌祂大有能力,可以輕易的推翻羅馬政府,祂一句話就可以讓彼拉多煙飛消散。但祂沒有,祂服在政府權柄的底下,接受了不公義的審判。因為,祂要教我們一件事:我們得以信耶穌得永生上天堂,也是一件極為不公義的事。我們這些罪人,被打入地獄是我們唯一公義的結局;因耶穌受了不公義的審判,我們才得了不公義的恩典。恩典和饒恕本來就是公平的反義詞。

禱告:
主耶穌啊,在這個紛亂的時代裡,到處都有不滿的百姓上街示威,但主祢卻給我們一個受苦的榜樣。祢責備了彼拉多,但祢沒有出手打擊他。祢也要我們學習使徒們的榜樣,他們受了政府的逼迫,就大聲禱告,甚至聚會的地方震動,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放膽講論上帝的道。主啊,願感動他們的聖靈也感動我們。讓我們不上街頭示威,讓我們上教堂禱告,求祢復興我們,求祢保守祢的教會,正如祢過去這兩千年都保守了我們一樣。奉耶穌的名禱告,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