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23:这些信条是什么?

答:我信神,全能的父,创造天地的主。

  我信我主耶稣基督,是神的独生子;因圣灵感孕,由童贞女马利亚所生;在本丢彼拉多手下受难,被钉在十字架上,受死,埋葬,降在阴间;第三天从死里复活;升天,坐在全能父神的右边;将来必从那里降临,审判活人死人。

  我信圣灵。我信圣而公之教会;我信圣徒相通;我信罪得赦免;我信身体复活;我信永生。阿们。

經文閱讀:

提摩太後書 1:13 你從我聽的那純正話語的規模,要用在基督耶穌裏的信心和愛心,常常守著。14 從前所交託你的善道,你要靠著那住在我們裏面的聖靈牢牢地守著。

提摩太後書4:3 因為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就隨從自己的情慾增添好些師傅,4 並且掩耳不聽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語。

彼得後書 3:15 就如我們所親愛的兄弟保羅,照著所賜給他的智慧寫了信給你們。16 他一切的信上也都是講論這事。信中有些難明白的,那無學問、不堅固的人強解,如強解別的經書一樣,就自取沉淪

默想:

  1. 教理問答開始要花一些篇幅解釋使徒信經。 我們為甚麼需要信經呢?為什麼不只讀聖經就好了呢? 因為我們不但要熟讀聖經,也要多多了解前人所留下來的「讀經筆記」,看看前人是如何理解聖經的。 這就是所謂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其實我們做哪一門學問都是如此,不可能放著前人已經有的知識不管,重新做研究。 你能想像一個科學家從來沒聽說過牛頓的定律嗎? 就算牛頓的定律今天的量子力學看來有不完整的地方,但我們也不能因此就不讀牛頓而到今天還重新去想蘋果為什麼會從樹上掉下來。 信經和教理問答也是如此,你可以提出對信經的質疑,但你如果沒讀過你連質疑的可能都沒有。
  2. 保羅替他的學生提摩太把聖經做了整理;他不但教提摩太讀經禱告傳福音和牧養教會,他強調他有交給提摩太一份「純正話語的規模」,要他牢牢守著。 規模:pattern, form。 模子,套。 也就是說保羅教了提摩太一套系統神學; 他給了提摩太一個解經和讀經的體系,要他按著著這套規模來講道和讀經。 保羅為什麼要這樣「限制」提摩太發揮他的創作力呢?這些條條框框把人弄的死死板板的,有什麼意思呢? 人讀經愛怎麼讀就怎麼讀,有什麼感動就怎麼講不是更好嗎? 麻煩就在這裡了,所有的異端都是讀聖經的。摩門教,耶和華見證人, 全能神這些邪說都是引用聖經的,你怎麼知道他們讀錯了,你讀對了? 你必須參照前人留下的信仰遺產,看看你的解經有沒有離開了那純正的規模。
  3. 使徒彼得在年老時特意提出來要我們謹慎講解使徒保羅的書信,免得自取沈淪! 條條框框是好的,是極為重要的,忽略這套「規模」的人就像是想學武功的人卻不想練一些「無聊」的基本功,蹲馬步有什麼意思啊! 海德堡教理問答寫成的時代也是一個神學動盪的時代,一群剛剛被從天主教開除出來的人,自稱是基督徒,而天主教卻判這些改教的人為異端。到底誰才是對的? 所以寫教理問答的作者回到最古老的信經,使徒信經,來從頭建立起最「原汁原味」的基督教。 雖然使徒信經不是由12個使徒寫的,但在第二世紀教會的文獻裡已經可以找到,知道那是最早留下來的信仰體系。

禱告:

主啊,我們的確不喜歡正統的教導,而喜歡按著自己的意思找一些「感動」的道來聽。主啊,你賜下這些「純正話語的規模」不是要限制我們的自由,而是要我們在正道上跑的更順暢。 就像火車在鐵軌上不是被限制自由,反而是跑的更快。我們若離了正道,就像火車離了鐵軌,哪裡都去不了。求祢憐憫我們,保守我們, 祢的聖靈住在我們裡面,幫助我們牢牢守住祢所賜的正道,使我們在其中成長,得福。 奉耶穌的名禱告,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