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9:那麼,神在他的律法中要求人行他不能行的事,豈非冤屈人嗎?

答:不1;因為神造人,叫他本來能行律法2;但人因著魔鬼的試探3,自甘悖逆,把自己和後裔行善的這種能力奪去了4。

經文閱讀:

創世紀 4:3 有一日,該隱拿地裏的出產為供物獻給耶和華;4 亞伯也將他羊群中頭生的和羊的脂油獻上。耶和華看中了亞伯和他的供物,5 只是看不中該隱和他的供物。該隱就大大地發怒,變了臉色。6 耶和華對該隱說:「你為甚麼發怒呢?你為甚麼變了臉色呢?7 你若行得好,豈不蒙悅納?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門前。它必戀慕你,你卻要制伏它。」8 該隱與他兄弟亞伯說話;二人正在田間。該隱起來打他兄弟亞伯,把他殺了。9 耶和華對該隱說:「你兄弟亞伯在哪裏?」他說:「我不知道!我豈是看守我兄弟的嗎?」10 耶和華說:「你做了甚麼事呢?你兄弟的血有聲音從地裏向我哀告。11 地開了口,從你手裏接受你兄弟的血。現在你必從這地受咒詛。12 你種地,地不再給你效力;你必流離飄蕩在地上。」13 該隱對耶和華說:「我的刑罰太重,過於我所能當的。」

傳道書 7:29:我所找到的,只有一件,就是神造人是在正直,但他们寻出许多巧计。

默想:
  1. 「主啊,祢的要求太高了,我做不到,祢不能怪我啊!」 是嗎?這話對嗎? 乍聽之下似乎蠻有道理的。 神的律法那麼地聖潔,我是如此的骯髒污穢,我怎麼可能做到祂的要求呢? 祂既然知道我做不到,為什麼還要求我去做呢? 這不是像要求小學一年級的學生做高中生的數學題嗎?
  2. 該隱也是如此的感覺,他已經給上帝奉獻了,上帝「竟敢」挑剔?喜歡弟弟的祭物,而不喜歡他的。 但他也不檢討一下,弟弟亞伯給的是「羊群中頭生的和羊的脂油」,是把最好的部分獻給神,而他自己只不過是把田中的一部份給神就交差了事了。 這個態度從一開始就錯了,而他竟然還把弟弟給殺了! 他想, 這樣就沒人比他好了! 當上帝要懲罰他時,他還抱怨上帝處罰太重。 所以,在一個罪人的眼中,怎麼說都是上帝不公平。 祂幹嘛要我們獻祭?自己又不是有需要?為什麼獻祭又要最好的?為什麼要處罰罪人? 這樣的問題是罪人最可怕也最可悲的問題,把自己當成了善的標準,上帝成了不公平的。 分別善惡果的毒在一代之間竟然已經完全了扭曲了人原來公義的本質。
  3. 所以教理問答很清楚的指出:不是神要求太高,是人自己把行善的能力給丟了,然後回頭怪神要求高。 這不是要求一個小學生做高中的數學題,而是要求一個高中生翹課後仍然要考滿分。老師不會為學生的翹課負責的,學生不可能在不上課的前提下怪老師考試太難。上帝的要求就是祂至善的標準,是按照祂自己的屬性而要求。 祂不可能因著人做不到就降低祂的標準。 祂不會因為全天下的人都是說謊的,就把十誡裡的「不可做假見證」給去掉。 祂是不能說謊的上帝,也不會接受人的謊言。
    禱告

主啊,我承認我有的時候覺得信靠祢好難,跟隨祢要付的代價太高,甚至心中開始跟祢討價還價,覺得祢開的條件太高。 主啊,是的,我承認我有的時候不想天天背起十字架跟隨祢,我只想放縱肉體的情慾,然後像該隱一般的敷衍祢。 主啊,我今天再悔改,承認祢的律法要求是公義的,我做不到是我的錯,不是祢的錯。 我也再求祢的聖靈充滿我,使我如同亞伯把最好的獻上。奉耶穌的名禱告,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