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我们教会许多新同学信主的季节了。每年到了秋天许多的新同学在听了福音之后都愿意信主,也会有人带他们做“决志祷告”,当大家都正在庆贺声中恭祝那些刚决志的人,我心里总有一点儿担忧与不安。我不安的缘由是什么呢?容我慢慢说明。

     首先, 我们得看看什么是“决志祷告”。  大部分的基督徒带别人做决志祷告时都相信当那位朋友做了个决志祷告后,他就“重生得救”了。 圣经根据是什么呢? 当然就是罗马书 10: 9-10, 和13 节了。 也就是你只要 “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 神叫他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 “因为,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口里承认就可以得救。” 就是这么简单啦! 还有啊,千万别忘了 13节 “因为「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
      这些经文从它们的上下文被抽了出来,然后用来带人决志祷告。先别谈这经文用的合不合适,保罗在罗马书9-11章的主题是讨论犹太人信主的问题,这就不用跟慕道朋友提了,太复杂了,谁能懂呢?
      但是,不知道我们有没有想过,耶稣自己批判过这种“呼求主名就得救”的教导。 耶稣说: “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马太福音 7:21)  所以,我们是该好好想想我们带人信主的方式,在我们的主对这方式都有保留的情形下,我们就对做了决志祷告的人宣布说: “你得救了!” 我们会不会太冲动了?
      那么,耶稣自己是怎么样带人信主,呃,信他自己的呢?他有没有带人决志祷告的例子呢?好像没有诶!
     尼哥底母来找耶稣时,耶稣有带他决志吗? 木有。 (约翰福音第三章)
     那,那个撒马利亚妇人呢?耶稣給她 “个人谈道”那么久,有没有做决志呢?木有。 耶稣唯一叫她做的事,就是“你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当然啦,那个女人丈夫的问题是很纠结滴,她有那那那那么多丈夫,要叫叫叫哪哪一个呢? 其实耶稣不过就是要她面对自己的罪,而不是故意要給她难堪的。 (约翰福音第四章) 所以啦,又没做决志祷告。 他为什么不就留下一个决志祷告的典范哩? 做一个带人信主的完美典范岂不是更好?
     耶稣最“失败”的典范可能就是当那个年轻的少年财主,少年官来找他时,他也不带他决志祷告。“有一个官问耶稣说:「良善的夫子,我该做什么事才可以承受永生?”   请问一下哦,如果有人问你这个问题,你会怎么回答? “同学,我该做什么事才能得永生呢?”   哦哇,太高兴了!机会来了!终于可以带人信主了! 平常别人的问题总是 “有没有神啊?”   “真的有神迹吗”   “耶稣真的复活了吗?”  “你们基督教和佛教有什么差别哩?”   “信什么不都是一样的吗?”   “信则灵,不信则不灵”。 反正绕来绕去总是不问你 “我该如何得永生哩?”    碰到这种问题,你会不会想赶快把 “福音要义”简单的说一遍,然后就带他坐下来,跟着你正经八百的念决志祷告词呢? 耶稣怎么处理这个人的问题呢? “耶稣听见了,就说:「你还缺少一件:要变卖你一切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跟从我。」”  (路加福音18:18-23)然后耶稣就看着那人 “忧忧愁愁地走了” (马太福音19:22)  耶稣怎么了?他怎么会这样不合理的要求一个 “虔诚的慕道朋友”呢? 为什么不带他先决志,让他信了,以后再做“跟进”的工作呢?先信了再做门徒培训嘛。
      到底是耶稣出问题了,还是我们传福音的方式错了?
      决志祷告是从什么时候才开始的呢? 其实,它是一个很美国化的一个传福音方式。 它是源起17-18世纪当时很多欧洲的基督徒移民来到美国,又历经了工业革命,许多人从乡下农村里来的了城里的工厂打工, 成了 “民工”。 这些“民工” 小的时候都是在教会中受了婴儿洗礼, 成了名义上的基督徒。 (当时称为professor, 就是profess 口里承认耶稣的意思,后来这词变成了教授,语言这东西。。。)。 这些”基督徒民工“到了城里,离乡背井,生活苦闷,就常常过着放荡的生活,一点也不像基督徒。所以当布道家如卫斯理 (John Wesley),芬尼 (Charles Finney), 怀特菲 (George Whitefield) 来讲道时,他们这些听过摩西十诫但又不照着生活的人,就感到了深深的罪恶感,接着传道人就会叫他们举手,到台前,做一个悔改认罪的祷告,在聚会中把他们的生命重新交给主,过着一个重生的生活。这些人都是从小受过洗礼的人,所以这些传道人不给他们洗礼,只叫他们悔改,认罪,祷告,然后重新回到教会中。 这就是我们一直沿用到今天的 ”决志祷告“的由来。 但问题就出在,他们当时已经受过洗,我们今天听道的朋友没有。 他们是 “基督徒”的认罪悔改,我们则应该要 ”悔改受洗“ 归入主的教会。
     所以,我觉得比较好的方式是省掉决志祷告,直接邀请人信主,然后受洗。 这其实也是使徒们所惯用的方式。
     使徒行传的例子:
     第二章 37「弟兄们,我们当怎样行?」38 彼得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39 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 神所召来的。」40 彼得还用许多话作见证,劝勉他们说:「你们当救自己脱离这弯曲的世代。」41 于是领受他话的人就受了洗。
      8:12 及至他们信了腓利所传 神国的福音和耶稣基督的名,连男带女就受了洗。
      8:35 腓利就开口从这经上起,对他传讲耶稣。36 二人正往前走,到了有水的地方,太监说:「看哪,这里有水,我受洗有什么妨碍呢?」38 于是吩咐车站住,腓利和太监二人同下水里去,腓利就给他施洗。
      9:17 亚拿尼亚就去了,进入那家,把手按在扫罗身上,说:「兄弟扫罗,在你来的路上向你显现的主,就是耶稣,打发我来,叫你能看见,又被圣灵充满。」18 扫罗的眼睛上,好像有鳞立刻掉下来,他就能看见。于是起来受了洗;
     10:44 彼得还说这话的时候,圣灵降在一切听道的人身上。45 那些奉割礼、和彼得同来的信徒,见圣灵的恩赐也浇在外邦人身上,就都希奇;46 因听见他们说方言,称赞 神为大。47 于是彼得说:「这些人既受了圣灵,与我们一样,谁能禁止用水给他们施洗呢?」48 就吩咐奉耶稣基督的名给他们施洗。
      我想这些经文已经足够了,圣经给我们还没有受洗礼的人的要求就是,相信,悔改,受洗。  如果你已经受过洗,那么做个认罪的祷告也不是不可以,就如大卫王在诗篇51篇也写下了他的认罪祷告一般。
       所以,如果你做了决志祷告了怎么办呢?也没关系啦,我总是告诉人那就像是第一次给天上的爸爸拨一通电话,说 ”爸爸,我迷路了,我错了,我想回家了,你可以原谅我吗?”  我想天父也还是很高兴的。  但我还是觉得直接教导人要受洗更合乎圣经,而不要把 “决志祷告” 提升到如同另一种洗礼一般。 (乾洗?) 那可就超过了圣经的教导了。
      太过提高决志祷告的地位,就会导致“简单相信主义”,不过那是另一篇文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