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個救恩論神學,是以改革宗(歸正, Reformed) 的神學為根基,然後是希望以所有初信主耶穌的人能看懂的程度來寫的。我們教會來了一群的90後的大學生,信主,受洗,參加小組,被培養成為小組長接班人,首先就是要自己的神學先抓穩,然後才能繼續建立下一批的門徒。所以我這個救恩論不是寫給神學家,神學生,或是想要讀更深的神學的人讀的。那些人可以去讀加爾文的基督教要義,巴文克 (Herman Bavinck) 的 4大冊的 Reformed Dogmatic, 也可以去讀布雷克的 “改革宗灵修系统神学-基督徒理所当然的侍奉”(Wilhelmus à Brakel, The Christian’s Reasonable Service )。 那些都是經典的改革宗神學,我就不寫那些了。我寫的救恩論是在剛信主的年青人身上實驗過,確定他們聽的懂我在講什麼,回答了他們的問題,最後所形成的系統神學救恩論。 所以我絕沒有想要取代經典神學巨作的雄心。

再來,我的神學是以改革宗的信條為界限。就像是踢足球,出了界限,就是進球也不算。改革宗的神學界限是以比利時信條,海德堡教理問答,多特信條,衛斯敏信條,和衛斯敏大小教理問答為主。我的神學如果出了界限,還請各位提醒,指出我的錯誤,讓我回到前人的正統神學裡去。界限不是限制我們的自由,反而有界限的足球才是好玩的足球。如果什麼規則界限都沒有,這種球賽一定無聊到掉眼淚。但偏偏就有很多人很喜歡沒有界限的神學,還以為自己很自由。唉,不說別人了,反正那不是我要寫的神學就是了。

好吧,大概就是這樣了,開始寫神學吧。

彼得前書 1:1- 2:10 

彼得在他的信中的開頭很簡潔的寫出了救恩論的大綱。一般我們都比較喜歡在保羅的書信中找救恩論,因保羅的論述比較完整。但彼得在這裡也很系統的把我們的救恩做了一個簡單的整理,可以成為我們救恩論的導論。 

1 耶穌基督的使徒彼得寫信給那分散在本都、加拉太、加帕多家、亞細亞、庇推尼寄居的,2 就是照父上帝的先見被揀選,藉著聖靈得成聖潔,以致順服耶穌基督,又蒙他血所灑的人。願恩惠、平安多多地加給你們。

他首先提到父神的“先見”就是“foreknowledge”預知。(prosgnosis, 預先認識,預先愛)

他又提到揀選,這都是救恩論裡最不容易處理的部分,大部分的基督徒都在這上面絆跌。

然後他又談藉著聖靈 “成聖”,也就是順服耶穌,又蒙耶穌的血所灑,得赦免的人。

彼得在此已經隱隱約約地列出了所謂的 “救恩的次序”The Order of Salvation,  拉丁文 Ordo Salutis. 

他繼續解釋他的救恩論:

1:3 他曾照自己的大憐憫,藉耶穌基督從死裏復活,重生了我們 。 (重生,regeneration)

1:5 你們這因信蒙上帝能力保守的人,必能得著所預備、到末世要顯現的救恩。 (信徒不失去救恩)

1:9 並且得著你們信心的果效,就是靈魂的救恩。(信心的重要)

1:21 你們也因著他,信那叫他從死裏復活、又給他榮耀的上帝,叫你們的信心和盼望都在於上帝。 (信心的來源不是自己,是“因著祂,信”信心是神的禮物)

2:8 又說:作了絆腳的石頭,跌人的磐石。他們既不順從,就在道理上絆跌;他們這樣絆跌也是預定的。(連不信,絆跌,都是預定的)

2:9 9 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上帝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選民的觀念被提出來,指出我們得救的目的)

所以,改革宗的神學家們,從清教徒 William Perkins, 甚至更早,Martin Bucer 的學生 John Bradford, 就開始寫 Ordo Salutis, 救恩的次序。  我們一般人講 “得救”,基本上就是講 “信耶穌,然後得重生了”。 但救恩的次序幫助我們全面的瞭解“得救”這詞裡面所包含的意義。 

改革宗的神學家基本上把救恩的次序 Ordo Salutis (90後的同學們, 拉丁文發音請唸“歐兜捨路特斯”)列出如下:

  1. Election, 揀選
  2. The Gospel call, 呼召
  3. Regeneration 重生
  4. Conversion 悔改
  5. Justification 稱義
  6. Adoption 領養
  7. Sanctification 成聖
  8. Perseverance 聖徒的堅忍
  9. Glorification 得榮耀

我們救恩論基本上就會照著這個順序來講。 另外要注意的一點,就是這救恩的次序不是“時間順序”,而是“邏輯順序”。  不是所有的順序都是時間順序,有一些順序是邏輯上合理的,但不見得是時間上的。比如說,一個信主不久的90後小弟兄,上台領唱歌。當他說,請弟兄姐妹們起立來唱,我們大家就得起立。你不能說,你才信主幾年?我信主20年了,年紀又比你大,憑什麼聽你的,我不站。 在聚會中,不是按“時間”順序來決定聽誰的,而是有另外的,邏輯上的順序,神學上的順序。救恩的次序也是如此,不見得重生一定是在時間上先於悔改,可能是時間上同時發生的,但在邏輯上有新生命的人,重生的人, 才能悔改。

另外,在我們正式進入救恩的次序之前,我們要花一點時間談 TULIP, 鬱金香,也就是多特信條裡的大意,我覺得那是幫助我們進入救恩論其他論點更重要的一個邏輯起點。 

下次我們就來看TULIP, 鬱金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