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者的蔭下

theology for the living

Month: 八月 2015

預定論:絕對的必然,有條件的必然,和可能的宇宙

上一篇談到一个和加尔文同时代的改教家:彼得维弥理(Peter Martyr Vermigli) ,今天我們就要來看看他的一些神學貢獻。 當你閱讀他的“預定與稱義”時,( Predestination and Justification-Two Theological Loci, trans. Frank A. James III, Truman State University, Kirksville, Missouri. 2003) 你會發現他的著作比加爾文基督教要義的預定論還要詳盡與細膩。 加爾文的寫作方式有點像是律師在法庭上辯護,一條條的邏輯論述,攻的對方無地自容,跟他以前律師的訓練很有關係。 這方式在當時與天主教的辯論中非常好用,也讓加爾文立刻成為最受歡迎的牧師之一,他的書立刻暢銷,被翻譯成為好幾種語言,甚至被偷渡至各個天主教的城市裡。(封面換上其他的書,裡面一翻開竟然是加爾文!) 

而彼得維彌理卻以一個學者的角度來教導和寫作,詳細的從每一個角度來分析基督教裡一個重要的教義:預定論。 

在討論預定的觀念時,無法避免的是人的自由的問題。如果神是掌控一切,預定好了一切,那麼我們還有自由(arbitrium) 嗎? 如果我的得救是預定的,那麼我有不信的自由嗎? 如果我今天連喝一杯水都是神掌管的,我不就是個機器人,傀儡,而失去了真正的自由嗎? 彼得維彌理的書中就有一段是談到這個問題。 他把神的定旨分成兩個層面:(p.69ff)

  1. 絕對的必然 absolute necessity 
  2. 有條件的必然 conditional or consequential necessity (1)

他解釋到,絕對的必然只能用在上帝自己身上。上帝自己是絕對地必然存在,沒有一個時空裡面上帝是不存在的。祂的存在和祂的本性相連,祂是自有永有的上帝,祂不需要任何 condition, 條件來生存。 相反的,我們的存在需要條件,如地球,太陽,空氣,水,可能現代人還得加上手機,哈哈。 

再來,就是有條件的必然。 有一些事情必然要發生,可是如何發生是建立在其他的條件上的。 比如說:

  1. 耶穌基督的死。徒2:23 他既按著上帝的定旨先見被交與人,你們就藉著無法之人的手,把他釘在十字架上,殺了。 基督的死是必然的,必定會發生的,是在創世以前就預定的。 基督的死不是 B 計劃,不是神看到人犯罪後所想到的補救計劃。基督的死是在造人之前就定好的旨意,必定會發生。 可是發生的方式卻是人罪惡的選擇。 耶穌沒有叫彼得約翰來說,“來,你們來,把十字架插在這兒,我得死”。  耶穌的死是透過不法之人的手所達成的。耶穌必定得死,可是罪人也樂意幫忙。 罪人用他們的自由選擇去犯罪,釘死了耶穌,完成了那必要完成的事。
  2. 賣主的猶大。馬可14: 21 人子必要去世,正如經上指著他所寫的;但賣人子的人有禍了!那人不生在世上倒好。」 耶穌的死再一次強調,是必然的,一定會發生的。但猶大出賣祂不是必然的,因為就算猶大不賣主,也還會有別人想賣。猶大的貪心和野心驅使著他,背叛了主,他要自己負責,不能怪主。
  3. 以斯帖4:13 末底改託人回覆以斯帖說:「你莫想在王宮裏強過一切猶大人,得免這禍。14 此時你若閉口不言,猶大人必從別處得解脫,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致滅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 猶大人得拯救是必然的,因為上帝對亞伯拉罕的應許必然成就。可是誰來救猶大人?那就不是預定的,如果以斯帖不出來,不講話,那麼猶大人還是會從別處得拯救。以斯帖的行動成了猶大人得救的condition條件,這本書就用她的名字了。 如果她不出聲,聖經這本書就不會記載這個人了。

維彌理這麼說: “Therefore, in either kind of works the will and foreknowledge of God employs itself in such a way that it does not overthrow the faculty or power of man’s will. In the predestined it provides that nothing will be committed that may defeat their eternal salvation.” (所以,神的旨意和預知是在不消滅人的意志的方式底下來運作的。在選民身上,神會確保他們不會做出任何事來摧毀他們永恆的救恩)p.73

維彌理的這教導就帶出了一個觀念:可能的宇宙 (possible worlds). 既然人的自由選擇是真實的,沒有被預定給消滅的話,那這個宇宙就有幾十億種可能的世界。有一個可能的世界是我沒有寫這篇文章的世界,也有一個世界是你沒讀這篇文章的世界。有一個你沒有禱告,神的平安和安慰沒有在你心裡的世界,也有一個世界是你禱告了,神的平安喜樂在你心裡的世界。 維彌理這麼說: “We may prove this as follows: God foreknew that many things were possible that will never be, and although they will never be, the foreknowledge of God does not remove from them the possibility of existence.” (p.74)  「我們可以這麼結論:神預先知道許多可能會發生但卻沒發生的事情,雖然這些事最終永遠不會發生,神的預知不會除去這些事發生的可能。」 (這有哲學上的 possible 和 probable 的區別)。 維彌理用基督在花園裡的禱告和對話來舉例說明:馬太26:53 你想,我不能求我父現在為我差遣十二營多天使來嗎?54 若是這樣,經上所說,事情必須如此的話怎麼應驗呢?」

有一個可能,但沒發生的世界,是12營的天使來解救耶穌的世界。耶穌沒讓那個世界發生,因為那個世界發生的話那麼耶穌死在十字架上的世界就不能發生了。 

也就是說,有些事是必然發生的,是conditional necessity. 比如說,一個人的得救。 但那個人如何得救卻有幾千種不同的可能。 可能他今天沒來教會聽福音,但卻在去玩的路上有人跟他傳福音,也有可能是他回家後在網上聽到福音。那人如果是選民,他一定會得救,那是預定,絕對會發生,但如何發生,神卻沒有預定,而用不摧毀人的自由選擇的方式來救他。 

所以,信預定論的人要傳福音嗎?要!人得救雖然是預定的,但你不傳,你有禍了!因為福音已經交給你了。你不傳,自然有別人傳,那選民必然得救,但神會管教你! 

林前9:16 我傳福音原沒有可誇的,因為我是不得已的。若不傳福音,我便有禍了。17 我若甘心做這事,就有賞賜;若不甘心,責任卻已經託付我了。

一個本科的同學聽完這篇後,說:「這課比 Calculus 還難!」 哈哈,我希望不會啦,神的話太奇妙了! 願頌讚榮耀歸給那愛我們,替我們捨命的主耶穌。 阿們。 

1. 這是神學詞典的解釋,給那些喜歡深入探索的人看的。  

Necessitas consequentiae: necessity of the consequences; i.e., not an absolute necessity (necessitas absoluta, q.v.), but a necessity brought about or conditioned by a previous contingent act or event so that the necessity itself arises out of contingent circumstance; thus, conditional necessity. Necessitas consequentiae is also called necessitas ex suppositione, necessity on account of supposition, or necessitas ex hypothesi, necessity on account of hypothesis, or hypothetical necessity, and sometimes necessitas ex hypothesi dispositionis, or necessity on account of a hypothesis of disposition. Each of these latter terms indicates a necessity that arises out of a set of circumstances or out of a disposition or capacity hypothetically rather than absolutely or necessarily conceived; i.e., the conditions that create the necessity are themselves a matter of contingency and are therefore only hypothetically or suppositionally the ground or reason for a necessity. The necessitas consequentiae occurs continually in the finite order and, unlike necessitas absoluta, is applicable to God in terms of his potentia ordinata (q.v.), or ordained power. There is no necessity that God decree what he decrees; but, granting the divine decree, God is bound to his own plan and promises. Therefore, the fulfillment of the divine plan and the divine promises is necessary, but by a necessitas consequentiae. 


(我的翻譯): 必然的結果:也就是,非絕對的必要。這事件或事物發生的必要性是取決於之前的一件非必要性的行動或事件,使得這事件的必然性是建立在其他非必然的事上。 必然的結果又可被稱爲假設性的必然,假設某件事發生了,那它必造成必然的結果。 這必然的結果會不斷持續地發生在這有限的宇宙中;而且,不像是“絕對的必然”只能應用在關乎“神設立的權能”。(上帝按著祂的大能並與自己所立的約,來創造和托住宇宙,使其按祂的律穩定地運行)  上帝沒有絕對的必要來定任何旨意;但是,因著祂的旨意,祂就有必要來達成祂的計劃和應許。 所以,上帝的計劃和應許的完成就是必須的,但只是必須的結果,不是絕對的必須。

Dictionary of Latin and Greek Theological Terms Drawn Principally from Protestant Scholastic Theology.  Richard A. Muller) 

全然的败坏 3

全然的败坏是对将来学习「神无条件的拣选」最重要的理性根基。 我们常常以为神的拣选就是有一群人落水了,漂浮在水面上求救,结果神只救一些,拣选了一些人,剩下的就不救,让他们去死。可是以弗所书 2:1 所要表达的和我们所想像的差很多。以弗所书2:1 所表达的人是已经死亡的人,灵性已经死亡,肉体的死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就像脑死的人,其余的器官死亡只是时间的问题。 2:1「我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原文希腊文是现在进行式+形容词,含有继续死下去的意思,没救了。 所以我们不是一群人漂浮在水面上等着神来救我们,而是一群死在湖底的尸体,完全死亡,离开神,与神隔绝的一群人。 我们甚至讨厌神救我们。 你说,有吗? 当然有!不信你去试试看向别人传福音,告诉他他有罪,要灭亡在地狱里,只有耶稣能救他。 你看看他的反应就知道了。 有人说 「全然的败坏」是唯一可以有证明的神学,因为满街都是证明。我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讨厌神的干预和拯救。约翰福音1: 5 「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 就是这个意思。 

多特信经就如此来描述人的堕落:

1. 人原来是好的,可是堕落了,就失去了原来的善。  「人原是照神的形像造的,他对于他的创造主和圣灵的事上具有真正与拯救的知识。他的心与意志是 正直的,他的一切情感是纯洁的,全人是圣洁的;但他因受魔鬼的煽动就背叛了神,又误用了自己意志 的自由,就丧失了这些优美的恩赐;相反地把自己陷入内心的盲目,可怕的黑暗、虚空和判断的谬妄中, 在内心与意志上变为邪恶、背叛、顽固、情感不洁 」(第三与第四项教义 论人的败坏,归向神及其方式) 

人一开始的确是照着神的形象所造的, 在神的面前生活,完美的环境,认识神,与神谈话。 受了魔鬼的煽动后就背叛了神。 人的堕落不是贪吃,是背叛。背叛是最可恨的罪,当一个男孩跟一个女孩说「我爱,我心中只有一人。」 结果在校园的另一个角落跟另外一个女孩也讲同样的话,还亲了她。你说第一个女孩心中的感受是什么?就是被人背叛和痛恨。  上帝原来决定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但当人吃了分别善恶果之后,人基本上就是宣告,我是上帝,我自己决定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我们背叛了神,神对我们罪的公义刑罚就是死。 

多特信经又继续说,人就误用了自己意志的自由,变为「邪恶、背叛、顽固、情感不洁 」。 (perversity, defiance, and hardness in his heart and will; and finally impurity in all his emotions.) 人的背叛和堕落,不仅仅影响到我们的思想,意志,连情感也污秽了。 爱,不再是纯洁的了。男的只想把女的衣服脱了上床,女的只想用身体换对方的关心,甚至其他的好处,如钱。 到了最后,性也不够刺激了,就搞群交,虐待,毒品。 人只要发了财,就搞这些东西,我们的 perversity, 变态,(就是把原来美好的性,上帝赐给人,享受夫妻之爱,又可以创造生命的神迹,变成了取悦自己的物品)已经污染了整个社会,整个地球。  

多特信经就对人性做出了这样的结论,当然也是圣经的结论: 「因此所有的人都生在罪中,本为可怒之子,不能行拯救自己的善事,倾向邪恶,死在罪及其捆绑中, 若没有圣灵的重生之恩,他们既不能,也不愿归向神,既不能改革本性的败坏,也不能倾向于改革。」(III and IV, 3)

我要强调的就是「不能行拯救自己的善事」。我们不可能拯救自己,所有的自我救赎计划必然失败,因为所有的自救计划都是以自私和骄傲为出发点的,越自救,就越自私,就越骄傲。记得,魔鬼从天使变为魔鬼就是因为骄傲,(提前3:6)我们越自救,就越像魔鬼,就下地狱下的更快。比如说,你想要练习成为谦卑的人,练了10年后,我问你,请问你谦卑了吗?练成了吗? 你说你练成了就是还没练成,你说我谦卑了就是不谦卑。 我们全然的堕落是极为可怕的事实,会把我们打入无底的深渊里,越想自己善良就越虚伪和假冒为善。我们越行善积功德就越自私,因为都是积给自己加分的。 使徒保罗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呐喊:罗马书7:24 「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这取死的身体:this body of death,被死亡所定义的身体,死亡的身体!

我们只有达到了这个属灵的认知,才有可能说:「主耶稣啊,求求祢救我吧!」 我们发现我们是死人,救不了自己了,才会需要救主。「耶稣是救主」对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人是毫无意义的。(参考路加福音18:9-14,法利赛人和税吏的祷告)

那你一定会说,人真的有这么坏吗? 很多不信神的人也很好啊!多特信经如此回答:「然而,人堕落之后,在他里面还保留自然之光的余辉,借此他对神,对自然之物,和善恶之分还拥 有些知识;对德行、社会的治安,仍能维持外部的善良行为。但这自然之光不足以领人对神有得救上的 知识(不能认识神),不能领人得到真正的改变」

人在堕落之后,全然的败坏不是指每个人都坏到不能再坏了,而是指我们的每个层面(理性,感情,意志)都受了罪的玷污。 也就是说,一个不信神的人可能还是很会算数学,做科研,可是他的理性不够使他认识神,也不够使他认识自己。 人被罪污染之后,看不到自己的罪,也无法从理性来认识神。  一个不信神的人可能自认为对别人很诚实,可是却不见得能对自己诚实。若不是圣灵的感动,没有一个人能跟自己诚实。我们会很生气,但嘴巴却会说,「我才不生气」。  我们会嫉妒人,可是嘴巴却会说:「有什么了不起,我才不在乎」。 我们天天骗自己,告诉自己我是最好的人,善良又纯洁,可爱又美丽,英俊又有才华,最后终于把自己也给骗了,我们对那些胆敢打破我们完美自我形象的人是无法忍受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婚姻都以破裂收场,因为那打破我们完美自我形象的人常常就是我们的配偶。

有些人天生很自卑,(所以看起来很谦卑),但其实自卑就是骄傲的副产品。自卑的心态就是:「像我如此完美的人,应该要有如此如此的成就,结果没想到是如此,唉,自卑啊!」 这种人如果一成功,就会立刻骄傲自大起来。

所以,圣经里对我们的「全然堕落」的情况,做出了如此透彻的分析:「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罗马书 3:10, 12) 如此的认识,才是我们所有神学的基础。神学,就是学神,首要的功课,就是学神,使我和对我的判断有一致的看法:我,是死在过犯罪恶之中的人。

Total Depravity 全然的败坏 2

人全然的败坏,实在不只是神学的讨论,而是和我们每天的生活息息相关的。在公元400年左右的奥古斯丁做了一个祷告: “Lord, Grant what thou commandest” “主啊,祢所吩咐的,求祢赐下。”  意思就是说,主啊,祢所吩咐的,我做不到,求祢赐下顺服给我们吧。 这话让一个当时英国的牧师很不舒服。什么叫做“主祢吩咐的求祢赐下?” 他反驳,主所吩咐的,都是我们所做的到的。 我们做不到的,主不会吩咐我们去做。 对吧? 那个英国的牧师叫做 博拉纠。 (他听了这祷告就很纠结。)

这两人的争论引起了教会里面很大的回应。到底神所吩咐的是不是我们做的到的?如果神吩咐我们去做我们所做不到的,是否公平呢?博拉纠认为那太不公平了。可是圣经告诉我们,神所吩咐的我们什么也做不到。

以赛亚书 64:6 我们都像不洁净的人;所有的义都像污秽的衣服。我们都像叶子渐渐枯干;我们的罪孽好像风把我们吹去。

约翰福音15: 5 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做什么。

奥古斯丁提出了“原罪”的观念来与博拉纠争辩。也就是说,人生下来就有亚当所遗传给我们的罪性。我们因为有罪性才会犯罪,而不是因为犯了罪才有罪性。 博拉纠后来也被判为异端。 因为人要是真的做的到神所吩咐的要求,那么我们就不需要救主耶稣了。我们可以自救,不再是无助的罪人恳求主救我们了。所以博拉纠才会被判为异端。 

这也是前面所提到的经文。 

诗篇51: 5 我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我母亲怀胎的时候就有了罪。

以弗所书 2: 1 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他叫你们活过来。2 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3 我们从前也都在他们中间,放纵肉体的私欲,随着肉体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为可怒之子,和别人一样。

罗马书 3:10 就如经上所记: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11 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求 神的;12  都是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

奥古斯丁也开始提到人本性的四个情况,我们以这个表来解释:



堕落前

可能犯罪

可能不犯罪

堕落后

可能犯罪

不能不犯罪


得救赎后

可能犯罪

可能不犯罪


复活得荣耀

不可能犯罪



Human Nature in Its Fourfold State

(a) able to sin, able not to sin (posse peccare, posse non peccare); (b) not able not to sin (non posse non peccare);
(c) able not to sin (posse non peccare);
(d) unable to sin (non posse peccare).



在神造亚当时,人是“人之初,性本善”的。 人是以神的形象被造,充满了神的真善美。那时亚当有可能犯罪,但也有能力拒绝罪恶。 

但是亚当堕落后,罪就进入了全人类 (罗马书 5:12)人被亚当的堕落给污秽了,成了只能犯罪,不能不犯罪的人。我们只有自私的罪。 我们努力读书,是因为将来我们可以过个好日子;我们不努力读书,是因为我现在就想过个好日子。读书不读书都是自私的犯罪,这就是我们全然败坏的光景。 

但在耶稣救赎我们之后,他给了我们新的生命, 如今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 我读书,不再只是为了过好日子,而是希望荣耀神,认识他,因为他是知识的源头。 我们可能还是会犯罪,因为亚当的旧性情还在我们身上,直等到主再来给我们复活的新身体为止。

将来复活后,我们就不能再犯罪了,也不想再犯罪了,我们失去了犯罪的欲望和动力。就像一个人小时候很喜欢吃很甜的零嘴,但慢慢长大后就不太想再吃了,觉得吃了难过。 我三岁的儿子很喜欢吃棒棒糖,但我连舔一口的欲望都没了。真奇怪,我小时候也很喜欢棒棒糖的,但现在就是不想吃。 以后我们复活后也会是如此,现在还得不断抵抗的情欲,贪婪,自私,骄傲,嫉妒,仇恨,到时候就觉得这些东西真恶心,当时怎么会想犯罪,真是不明白。 


待续。

Total Depravity 全然的败坏1


在郁金香的五个要点上 (列出如下),其中「全然的败坏」算是最根基的一个要点。

T total Depravity 全然的败坏

U unconditional Election 无条件的拣选

L limited Atonement 有限的救赎

I irresistible Grace 无法抗拒的恩典

P perseverance of the Saints 圣徒的坚忍

整本圣经里都充满了对人全然败坏的描述:

创 6: 5 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

诗篇51: 5 我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我母亲怀胎的时候就有了罪。

以弗所书 2: 1 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他叫你们活过来。2 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3 我们从前也都在他们中间,放纵肉体的私欲,随着肉体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为可怒之子,和别人一样。

罗马书 3:10 就如经上所记: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11 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求 神的;12  都是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

以上这几节经文算是最具代表性。 

全然的败坏, Total Depravity 的定义,不是说每个人都已经坏到不能再坏了,而是说我们的每一个层面,灵魂,身体,理性,感性,意志,全都受到了罪的玷污和扭曲。我们都是变态的,只是平常包装的很好,所以连自己都骗过去了,觉得自己是不错的好人。你说我的室友,配偶,邻居有罪,我还能同意,可是我就是看不到自己的罪。 这就是连我们的理性认知都有罪的原因。

苏格拉底有一次问一个问题。 如果你可以隐身,你会做什么事? 意思就是说,如果你无论做什么事,你都不会被抓到,都不需要负责,你会做什么事? 会不会趁人不注意时,隐身去帮助穷人? 你第一个想到的是什么事?抢银行? 把讨厌的人给做掉? 我以前一个同学就立刻说:“我可以隐身的话我要裸奔!” 为什么我们可以隐身时不是做坏事就是做傻事? 因为那个时候我们不需要再包装隐藏我们里面的真我了!里面的邪恶和愚蠢立刻就出现了。 你想想,如果美国总统说,从今晚12点到明晚12点,全国做的所有犯罪都会被特赦,绝不追究。请问美国会变成什么样子?我想立刻就成了人间地狱了,烧杀抢夺,奸淫害命,什么事都出来了。 苏格拉底虽然没读过圣经,但他这个问题实在是问到我们人类问题的核心了,也就是圣经所说的,我们是死在过犯罪恶之中的罪人,行尸走肉,按着我们心中所喜好的去行。 

待续。

© 2017 全能者的蔭下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