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者的蔭下

theology for the living

月份:2019年5月

主日十四 第三日

問35:「因著聖靈感孕,從童貞女馬利亞所生」是什麼意思?

答:意即神永恆的兒子--現在、永遠都是永恆的真神--因聖靈的運作,自己取了人性和由童貞女馬利亞而來的血肉,為要叫他也可作為大衛的真後裔,凡事與他的弟兄相同,只是沒有犯罪。

經文閱讀:

使徒行傳 2:30 大衛既是先知,又曉得神曾向他起誓,要從他的後裔中立一位坐在他的寶座上。

羅馬書1:3 論到他兒子我主耶穌基督,按肉體說,是從大衛後裔生的。

默想:

1. 曾經有一位慕道友問我:聖經為什麼要寫那麼厚一本?為什麼不能簡單幾句話告訴我們人如何得救上天堂,幾條簡單的公式就好了,為什麼那麼複雜呢?當然,要回答這個問題本身就是一個很複雜的事,在不能完整回答的情況下,我可以嘗試用這個方式來表達。沒有一個人是完全獨立存在的個體,我們今天生活的每一個事件都和歷史有關。前人雖然過世,但他們所留下來的愛恨情愁,沒有一件是完全過去的,而都和今天的生活習習相關。現在(2019年5月)最大的新聞是中美之間的貿易糾紛。可是這個貿易糾紛不是憑空出現的,今天的世界秩序是由美國來安排的,誰不聽美國的話就會被美國惡整。世界秩序之所以是如此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有關。而二戰又和一戰的結果脫不了關係,一戰的發生和殖民地主義的發展有關,而殖民主義又和工業革命脫不了關係。工業革命的起因是啓蒙運動,啓蒙運動的開始是因為古騰堡印刷術和宗教改革有關。這麼一下就已經到了16世紀了,而16世紀宗教改革可說是13世紀的文藝復興間接的產物,文藝復興和阿奎那時代的中古神學甚至和修道院運動也分不開。當然,以上是很粗略的歷史(還有美國的成立與清教徒的關係,中國所接受的歐洲唯物思維和後基督教式的無神思想,在此無法一一詳述)。

2. 不但世界大事如此,一個人若要定義自己是誰,也必須知道和自己有關的歷史。我是中國人,中國是什麼時候開始的?我的家族的姓是從何時有的?從那個地區來的?為什麼我現在住在這個地方?我們離不開我們的故事,我們的故事也定義我們。所以,如果信耶穌只不過是接受一個公式,一個教條,那麼信仰就成了我個人和神之間單獨的事情,和其他人毫無相關,基督教也就化為一個內在的信念,和我的生活不見得要有關聯。這也間接說明了今天的基督徒為什麼會有所謂信仰和生活脫節的情況發生。因為,對現代人來說,信仰就是一套公式,一個儀式,一個信念,它不需要和我每日的生活掛勾的。信耶穌,就是上教堂,受洗,吃聖餐,聽一套道理,然後下週重複一次。

3. 可是聖經(其實不只是聖經,而是事實)告訴我們,我們沒有一個人可以脫離過去的歷史。耶穌,不是憑空出現的一個鄉下人,然後突然哪天發跡出道,一鳴驚人,成為彌賽亞救世主,教一套高尚的做人道理,成為基督教教主。聖經所介紹的耶穌基督,是古代的一個大君王的後代,他是具有王族血統的。我前陣子在新聞看到一個美國人,追朔自己的身世血統到英國某個國王,開心的不得了,突然覺得自己身世不凡。其實我們不都是這樣嗎?聖經也沒有否認身世的重要性,耶穌基督,不是某個窮人馬利亞的兒子而已(雖然馬利亞的確很窮,獻祭只能獻鳥),他是古代偉大的國王的後代,他是猶太人最偉大的國王大衛王的後代。猶太人一直在等一個大衛的子孫重建榮耀的大衛王朝,帶給他們國家無比的尊榮。

4. 聖經說,耶穌來了,是來承接大衛王朝的。羅馬書1:3 「論到他兒子我主耶穌基督,按肉體說,是從大衛後裔生的。」耶穌是要將大衛王朝堅定到永遠的那一位。撒母耳記下7:16 「你的家和你的國必在我面前永遠堅立。你的國位也必堅定,直到永遠。」所以,要信耶穌得永生(約翰福音3:16,這是大家最喜歡的信仰「公式」),就要知道永生是什麼?永生不是你自己活在某個仙山上長生不老,而是活在大衛的永恆國度裡。那麼我們就得知道大衛是誰,要知道大衛是誰聖經就得記載他的故事,要記載他的故事,那聖經可就不能短短幾句話了。

5. 我們看到,成為基督徒不是接受一個信念,而是認識基督,加入一個大家庭,進入一個新國家。我們被稱為基督的弟兄,我們成為王族,我們有故事,有歷史,也有未來。我們有承先啟後的責任,我們今天的生活,我們的故事,也會成為後人的榜樣或借鑑。我們不是獨立於天地之間的個體,基督也不是憑空出現的救主。他真的是人,他真的繼承了大衛的王國,他還要再來,更新這個天地,在地上建立永恆的國。

禱告:主耶穌啊,謝謝你來成為了人,也成為大衛的後裔。我相信你,也因此有了一個家,就是教會。又因為相信你,也有了一個國,就是天國。主耶穌,謝謝你把這一切都給了我,使我今天活著不再一樣,我比是當英國國王的王族更為喜樂,因為英國要過去,美國要消失,地上一切都要結束,唯有你的國是永恆的。願你的名得到永遠的榮耀,阿們。

主日十四 第二日


问35:「因著聖靈感孕,從童貞女馬利亞所生」是什麼意思?

  答:意即神永恆的兒子--現在、永遠都是永恆的真神--因聖靈的運作,自己取了人性和由童貞女馬利亞而來的血肉,為要叫他也可作為大衛的真後裔,凡事與他的弟兄相同,只是沒有犯罪。

經文閱讀:
路加福音1:38 馬利亞說:「我是主的使女,情願照你的話成就在我身上。」天使就離開她去了。
路加福音1:46 馬利亞說:我心尊主為大;47我靈以上帝我的救主為樂; 48 因為他顧念他使女的卑微;從今以後,萬代要稱我有福。

默想:

  1. 使徒信經在此處提及了歷史中最偉大的女人:馬利亞。她的偉大,不是因為她做了什麼事,而是她腹中所生的是人類的救主,也是她的救主。她服事上帝的方式就是順服上帝。路加福音1:38『 馬利亞說:「我是主的使女,情願照你的話成就在我身上。」天使就離開她去了。』馬利亞這樣的宣告,是我們所有事奉神的人的榜樣:她是僕人,而且情願。我們事奉神的人(包括我自己在內),常常會在這兩件事上犯罪。我們有時候會誤以為自己是主人,願我的旨意成就,根據我的計劃,按照我的時間來完成。此外,我們也心不甘情不願,多做了一點事,心中就委屈抱怨:「主啊,你為什麼要找我呢?」(摩西在荊棘旁);「主啊,我不如別人啊,取我的命吧!」(以利亞的哀嚎)。馬利亞的回應卻是如此簡單,又驚天動地:「我是主的使女」(你不用和我商量,僕人就是替主人辦事的,你不需要我的准許);「情願照你的話成就」(她心中也非常願意,沒有不甘心,沒有推託,沒有說主啊找別人吧,我還沒出嫁呢,我還想嫁人呢,我的婚禮要來了,主你這樣會把我的人生搞砸的,還沒結婚就懷孕,我以後還怎麼嫁人呢? 我只想和約瑟平平淡淡過一生,主啊,算了,找別人吧)。
  2. 馬利亞知道自己是誰:是僕人,是使女。她不是如天主教所稱的「天上的皇后」(Queen of Heaven),她也從來不以她自己為尊貴,反之,她的心尊主為大。然而,天主教把馬利亞提昇到了無罪的狀態(也就是不需要救主),又教導馬利亞如基督一樣升天,成為在天上替我們代求的中保。根據天主教的教導,我們和基督之間仍然具有太大的隔閡,需要聖母馬利亞替我們代禱,由聖母替我們禱告,耶穌就會聽我們的禱告。這樣的教導是可怕的偶像崇拜和異端邪說,這在好幾個層面都將整本聖經的教導給摧毀了。
  3. 首先,我們的禱告是向父神禱告:「我們在天上的父」,這是耶穌的教導(太6:9)。我們要奉子耶穌的名禱告(約15:16)。我們要在聖靈裡禱告(猶大書20),並且子在天上寶座的右邊為我們禱告(羅8:34),聖靈也用說不出的嘆息為我們禱告(羅8:26)。將馬利亞塞進我們的禱告生活中是一種極大的混亂,三一的神在我們的禱告中與我們親密的相交,我們與神在基督裡已經是祂在我們裡面,我們也在祂裡面,三一神中出現了第四位禱告的接納者和代求者是極為可憎的偶像崇拜。天主教這樣的教導,摧毀了三一論,摧毀了基督論,也摧毀了聖靈論。三一神加了一位,基督不再與我們聯合,而是遙遠的,聖靈也不再替我們禱告。天主教這樣的馬利亞論把基督教弄得面目全非,宗教改革500年了,直到如今仍不肯悔改,必要滅亡在地獄裡。
  4. 耶穌雖然愛他的母親(在十字架上還替她安排未來的生活:約翰福音19:26 耶穌見母親和他所愛的那門徒站在旁邊,就對他母親說:「母親,看,你的兒子!」27 又對那門徒說:「看,你的母親!」從此,那門徒就接她到自己家裏去了。),但耶穌從來沒有把馬利亞當成救贖大工中最關鍵的部份。在馬利亞來求他幫忙「弄一些酒出來」時,耶穌輕輕地責備了她一句:「婦人,我與妳有甚麼相干?我的時候還沒有到」(約翰福音2:4)。什麼叫做「我與妳有什麼相干?」兒子對母親這樣講話嗎?這是什麼態度,耶穌要好好道歉!是嗎?不是的。耶穌要表達的正是天主教所犯的大罪,馬利亞不該,不能,也沒有資格在基督的工作中有任何參與和插嘴的餘地。耶穌在地上彌賽亞的工作是先知,祭司,和君王的工作,他來教導人,用神蹟證明所傳的道,為人的罪死在十字架上。這些工作沒有馬利亞的份,因此:我與妳有什麼相干呢?
  5. 馬利亞是有福的婦人,萬代都稱她為有福,可是耶穌也提醒我們,遵行神旨意的人都是有福的。路加福音11:27 耶穌正說這話的時候,眾人中間有一個女人大聲說:「懷你胎的和乳養你的有福了!」28 耶穌說:「是,卻還不如聽上帝之道而遵守的人有福。」耶穌在此承認了馬利亞是有福的,他沒有否認這話。但耶穌提醒我們,馬利亞的福如果只是因為她懷孕生了彌賽亞,她的福還不多。聽神的道而遵守的人所得的福才是大的。這對我們有極大的安慰,我們雖然不像馬利亞有這些特殊經歷,但我們仍然是有福的,因我們聽神的話。

禱告:我們在天上的父,謝謝祢賜下基督來拯救我們,用聖靈澆灌我們,使我們可以與祢相連。我們為我們的姐妹馬利亞感恩,她的榜樣是我們事奉的模範,我們不是主人,是僕人,也幫助我們常常甘心樂意聽祢的話。奉耶穌的名禱告,阿們。

© 2019 全能者的蔭下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