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句話是整本羅馬書的 Thesis Statement,是整本「博士論文」的提綱,保羅用整本羅馬書來解釋這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