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者的蔭下

theology for the living

分类:救恩論

因信稱義和高EQ的人生

什麼是EQ?

EQ, 或稱Emotional Intelligence,是一個人能認識自己的情緒,並透過和自己的對話用理性控制自己的情緒。研究顯示,一個人一生的成就不是在於他的智商有多高,而是在於一個人情商有多高。一個研究觀察一群4歲的小孩子們,他們能抵抗糖果的誘惑的程度有多高,代表了他們對自己情緒的控制力有多高。那些控制力高的孩子在十幾年後再次調查後,發現他們的成就比那些無法控制自己情緒的孩子高很多。

高EQ有什麼好處?

在職場上,一個情商高的人可以觀察到別人情緒的波動,而適度的排解那些情緒所帶來的問題,這些人容易進入管理階層。他們也比較能處理自己的情緒,如傷心,氣餒,怒氣,焦慮,等,進而管理情緒,用理性來面對和處理問題。

學生如果有高情商,他們比較容易管理自己的課業,先把這篇報告寫完,下週報告交完了再去看電影,看球賽,去玩。情商低的人無法控制遊戲,電影,玩,等帶來的快樂,然後造成作業寫不完,接著產生壓力,然後又無法排解壓力,最後成績不好,和他的智商沒有什麼關係。這樣的人在無法控制壓力下常會吸毒,也有自殺的。

在愛情上,情商高的人不倚靠對方帶來所有的快樂,他/她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緒,在快樂時可以分享,在難過時知道如何表達,在糾紛時知道如何冷靜。情商高的男人知道如何在女伴(妻子)難過憂傷時聆聽,幫助她先釋放出她的情緒,然後再提供解決辦法。情商高的男人和女人也不會一直忽略和壓抑自己的情緒,假裝堅強,結果心理痛苦最後爆發。

如何能有高情商?

Daniel Goleman的暢銷書: Emotional Intelligence https://amzn.to/2uhJ1Ph 提出的辦法有:
1. Inner Dialogues: 自我對話。給自己找到不必生氣的理由,比如說,讓自己想辦法明白「失敗會讓我們更努力」。
2. Improve Empathy: mirror other people’s body languages.
總而言之,就是給自己找到理性的基礎,使自己不崩潰,使自己不失控,使自己多體諒別人。

這和基督教有什麼關係?又和因信稱義有什麼關係?
我們所有的自我對話在最後自己真的找不到說服自己不傷心,不生氣,不氣餒的理性根底之後,我們還是會崩潰。這時,不論再有多高的情商,我們還是會陷入我們的困境中。因此,我們必須找到在自己以外的理性根基,在一切的理由使自己平靜,不生氣的理由都用盡之後,我們還要有更深的理性根基。更簡單的來說,我們需要救主,我們需要hero來救我們。

什麼是因信稱義?

因信稱義最簡單的定義就是神因為我們相信祂,祂就算我們為義人。羅馬書 4:3 經上說甚麼呢?說:「亞伯拉罕信上帝,這就算為他的義」。「算你為義」,就是你不是義人,但神算你是。這個「算」原來是會計上的用詞,你本來欠債,後來還錢了,就算清,結清了。我們本來欠了許多的罪債,又不斷的繼續再犯罪繼續累積這罪債,最後實在還不清了,耶穌來了,在十字架上替我們付清了罪的代價,不但是過去的,也是未來的罪債。父神在看到我們的罪債被基督付清之後,因著我們的信,我們與基督聯合了,神就「算」我們是義人了。這個「算」,就有點像當你不小心毀掉別人貴重的東西後,你不斷道歉,說你以後有錢後一定會還,你一直道歉,最後那個人說,唉,算了算了。這「算了」就是,我「算」你已經還了,你雖然沒錢還,但我自己賠了,算你還了。這個「算」你為義,叫「稱義」。

要謹慎的是,「稱義」的人不等於他已經「成義」。稱義的人仍然是個罪人,成義,或「成聖」是一輩子要與聖靈合作,才能最後在死後復活見主面時才能真正成聖。稱義的人仍然是罪人,這在路德的神學是「simul justus et peccator」,同時是罪人,又被稱為義(人)。上帝稱罪人為義人不是祂瘋了,祂瞎了,而是我們穿戴了基督,我們與基督聯合,因此父神看到的是與我們聯合的基督,而稱我們為義,不是說我們真正已經變成義人了。因此,我們千萬不要誤會,將稱義等同於成聖。神在基督裡給我們稱義的恩典,也給我們成聖的恩典,加爾文稱之為雙重恩典。恩典使我們得算為義,恩典也使我們繼續效法基督的樣式。

我的好朋友 Noel Heikkinen 牧師寫的一本書,叫做 Wretched Saints 。「Wretched」這個詞沒有中文直接的翻譯,它是英文「奇異恩典」這首歌詞中的一句話。Amazing grace, How sweet that sound, that saved a wretch like me. 中文翻譯為「奇異恩典,何等甘甜,我罪今得赦免」。中文這個翻譯把它原有的味道漏掉了。它有「扭曲」,「變形」,「像蟲一般的生存」的含義。我們今天的人大概會說這是爛人。爛人聖徒,爛聖人,是他這本書的書名,我大大推薦讀這本書。我們被神稱義,不是我們不爛了,是基督遮蓋我們了。我們本來還是爛罪人,只是基督為我這個爛人死了,神稱我為義。

因信稱義和EQ有什麼關係?

在我們認識我們自己不過是爛人,是無可救藥的,死人,死在過犯罪惡之中的人(弗 2:1),但耶穌卻救我們,神卻愛我們,稱我們為義,領養我們為祂的孩子,我們的內心狀態開始產生了微妙的轉變。

我們知道我們不過是爛人,別人不喜歡我,也不是最可怕的事,其實我也不喜歡我自己。但神愛我,祂不放棄我,祂揀選我,祂稱我為義,祂洗淨我,祂給我復活的盼望,我是有救的。

保羅在羅馬書第八章描述了稱義所帶來的安慰:8:33 誰能控告上帝所揀選的人呢?有上帝稱他們為義了。34 誰能定他們的罪呢?有基督耶穌已經死了,而且從死裏復活,現今在上帝的右邊,也替我們祈求。35 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是困苦嗎?是逼迫嗎?是飢餓嗎?是赤身露體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36 如經上所記:我們為你的緣故終日被殺;人看我們如將宰的羊。37 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38 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39 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上帝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裏的。

我們基督徒情緒的最底層有一個最深的安慰,就是基督愛我。我慢慢開始變成一個在中國人叫「厚臉皮」的人,在英文語境就是高情商的人。我的「自我對話」開始變成:
1. 對,我本來就是爛,沒什麼好驚訝的。
2. 神還是愛我,在我一次次跌倒,信主之後還會犯罪時,仍然愛我,把我從地上扶起來。
3. 我犯罪跌倒時,不再假裝沒事,我跟神認錯,神在基督裡稱我為義。
4. 我不會因為怕神不喜歡我而不敢來到祂面前。
5. 我也慢慢開始不怕別人喜不喜歡我,不是說我不在乎,還是在乎,但程度減低了。
6. 聖靈開始用神的話安慰我,鼓勵我,給我力量控制我的情緒(這個就從稱義進入了成聖的過程)
7. 我還是會軟弱,還是會跌倒,但主對我的愛不改變。

基督徒比不信的人還多了一個增加情商的優勢:我們有團契生活,在一個好的團契小組中我們可以繼續成長,互相鼓勵,互相代禱。

基督徒,如果你發現你的情商很低,要好好來發掘你在基督裡已經有的財寶,基督愛你,父神稱你為義,聖靈住在你身上,用神的話與你對話。

還沒有信耶穌的朋友們,基督教當然不只是「心理輔導」和「自我進步」課程,但認識耶穌的副產品的確包含了許多好處。

最後,對讀神學的人,這不是「成功神學」,情商高不保證人不會碰到苦難,只是在苦難中比較不會太容易崩潰而已。

預定論:絕對的必然,有條件的必然,和可能的宇宙

上一篇談到一个和加尔文同时代的改教家:彼得维弥理(Peter Martyr Vermigli) ,今天我們就要來看看他的一些神學貢獻。 當你閱讀他的“預定與稱義”時,( Predestination and Justification-Two Theological Loci, trans. Frank A. James III, Truman State University, Kirksville, Missouri. 2003) 你會發現他的著作比加爾文基督教要義的預定論還要詳盡與細膩。 加爾文的寫作方式有點像是律師在法庭上辯護,一條條的邏輯論述,攻的對方無地自容,跟他以前律師的訓練很有關係。 這方式在當時與天主教的辯論中非常好用,也讓加爾文立刻成為最受歡迎的牧師之一,他的書立刻暢銷,被翻譯成為好幾種語言,甚至被偷渡至各個天主教的城市裡。(封面換上其他的書,裡面一翻開竟然是加爾文!) 

而彼得維彌理卻以一個學者的角度來教導和寫作,詳細的從每一個角度來分析基督教裡一個重要的教義:預定論。 

在討論預定的觀念時,無法避免的是人的自由的問題。如果神是掌控一切,預定好了一切,那麼我們還有自由(arbitrium) 嗎? 如果我的得救是預定的,那麼我有不信的自由嗎? 如果我今天連喝一杯水都是神掌管的,我不就是個機器人,傀儡,而失去了真正的自由嗎? 彼得維彌理的書中就有一段是談到這個問題。 他把神的定旨分成兩個層面:(p.69ff)

  1. 絕對的必然 absolute necessity 
  2. 有條件的必然 conditional or consequential necessity (1)

他解釋到,絕對的必然只能用在上帝自己身上。上帝自己是絕對地必然存在,沒有一個時空裡面上帝是不存在的。祂的存在和祂的本性相連,祂是自有永有的上帝,祂不需要任何 condition, 條件來生存。 相反的,我們的存在需要條件,如地球,太陽,空氣,水,可能現代人還得加上手機,哈哈。 

再來,就是有條件的必然。 有一些事情必然要發生,可是如何發生是建立在其他的條件上的。 比如說:

  1. 耶穌基督的死。徒2:23 他既按著上帝的定旨先見被交與人,你們就藉著無法之人的手,把他釘在十字架上,殺了。 基督的死是必然的,必定會發生的,是在創世以前就預定的。 基督的死不是 B 計劃,不是神看到人犯罪後所想到的補救計劃。基督的死是在造人之前就定好的旨意,必定會發生。 可是發生的方式卻是人罪惡的選擇。 耶穌沒有叫彼得約翰來說,“來,你們來,把十字架插在這兒,我得死”。  耶穌的死是透過不法之人的手所達成的。耶穌必定得死,可是罪人也樂意幫忙。 罪人用他們的自由選擇去犯罪,釘死了耶穌,完成了那必要完成的事。
  2. 賣主的猶大。馬可14: 21 人子必要去世,正如經上指著他所寫的;但賣人子的人有禍了!那人不生在世上倒好。」 耶穌的死再一次強調,是必然的,一定會發生的。但猶大出賣祂不是必然的,因為就算猶大不賣主,也還會有別人想賣。猶大的貪心和野心驅使著他,背叛了主,他要自己負責,不能怪主。
  3. 以斯帖4:13 末底改託人回覆以斯帖說:「你莫想在王宮裏強過一切猶大人,得免這禍。14 此時你若閉口不言,猶大人必從別處得解脫,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致滅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 猶大人得拯救是必然的,因為上帝對亞伯拉罕的應許必然成就。可是誰來救猶大人?那就不是預定的,如果以斯帖不出來,不講話,那麼猶大人還是會從別處得拯救。以斯帖的行動成了猶大人得救的condition條件,這本書就用她的名字了。 如果她不出聲,聖經這本書就不會記載這個人了。

維彌理這麼說: “Therefore, in either kind of works the will and foreknowledge of God employs itself in such a way that it does not overthrow the faculty or power of man’s will. In the predestined it provides that nothing will be committed that may defeat their eternal salvation.” (所以,神的旨意和預知是在不消滅人的意志的方式底下來運作的。在選民身上,神會確保他們不會做出任何事來摧毀他們永恆的救恩)p.73

維彌理的這教導就帶出了一個觀念:可能的宇宙 (possible worlds). 既然人的自由選擇是真實的,沒有被預定給消滅的話,那這個宇宙就有幾十億種可能的世界。有一個可能的世界是我沒有寫這篇文章的世界,也有一個世界是你沒讀這篇文章的世界。有一個你沒有禱告,神的平安和安慰沒有在你心裡的世界,也有一個世界是你禱告了,神的平安喜樂在你心裡的世界。 維彌理這麼說: “We may prove this as follows: God foreknew that many things were possible that will never be, and although they will never be, the foreknowledge of God does not remove from them the possibility of existence.” (p.74)  「我們可以這麼結論:神預先知道許多可能會發生但卻沒發生的事情,雖然這些事最終永遠不會發生,神的預知不會除去這些事發生的可能。」 (這有哲學上的 possible 和 probable 的區別)。 維彌理用基督在花園裡的禱告和對話來舉例說明:馬太26:53 你想,我不能求我父現在為我差遣十二營多天使來嗎?54 若是這樣,經上所說,事情必須如此的話怎麼應驗呢?」

有一個可能,但沒發生的世界,是12營的天使來解救耶穌的世界。耶穌沒讓那個世界發生,因為那個世界發生的話那麼耶穌死在十字架上的世界就不能發生了。 

也就是說,有些事是必然發生的,是conditional necessity. 比如說,一個人的得救。 但那個人如何得救卻有幾千種不同的可能。 可能他今天沒來教會聽福音,但卻在去玩的路上有人跟他傳福音,也有可能是他回家後在網上聽到福音。那人如果是選民,他一定會得救,那是預定,絕對會發生,但如何發生,神卻沒有預定,而用不摧毀人的自由選擇的方式來救他。 

所以,信預定論的人要傳福音嗎?要!人得救雖然是預定的,但你不傳,你有禍了!因為福音已經交給你了。你不傳,自然有別人傳,那選民必然得救,但神會管教你! 

林前9:16 我傳福音原沒有可誇的,因為我是不得已的。若不傳福音,我便有禍了。17 我若甘心做這事,就有賞賜;若不甘心,責任卻已經託付我了。

一個本科的同學聽完這篇後,說:「這課比 Calculus 還難!」 哈哈,我希望不會啦,神的話太奇妙了! 願頌讚榮耀歸給那愛我們,替我們捨命的主耶穌。 阿們。 

1. 這是神學詞典的解釋,給那些喜歡深入探索的人看的。  

Necessitas consequentiae: necessity of the consequences; i.e., not an absolute necessity (necessitas absoluta, q.v.), but a necessity brought about or conditioned by a previous contingent act or event so that the necessity itself arises out of contingent circumstance; thus, conditional necessity. Necessitas consequentiae is also called necessitas ex suppositione, necessity on account of supposition, or necessitas ex hypothesi, necessity on account of hypothesis, or hypothetical necessity, and sometimes necessitas ex hypothesi dispositionis, or necessity on account of a hypothesis of disposition. Each of these latter terms indicates a necessity that arises out of a set of circumstances or out of a disposition or capacity hypothetically rather than absolutely or necessarily conceived; i.e., the conditions that create the necessity are themselves a matter of contingency and are therefore only hypothetically or suppositionally the ground or reason for a necessity. The necessitas consequentiae occurs continually in the finite order and, unlike necessitas absoluta, is applicable to God in terms of his potentia ordinata (q.v.), or ordained power. There is no necessity that God decree what he decrees; but, granting the divine decree, God is bound to his own plan and promises. Therefore, the fulfillment of the divine plan and the divine promises is necessary, but by a necessitas consequentiae. 


(我的翻譯): 必然的結果:也就是,非絕對的必要。這事件或事物發生的必要性是取決於之前的一件非必要性的行動或事件,使得這事件的必然性是建立在其他非必然的事上。 必然的結果又可被稱爲假設性的必然,假設某件事發生了,那它必造成必然的結果。 這必然的結果會不斷持續地發生在這有限的宇宙中;而且,不像是“絕對的必然”只能應用在關乎“神設立的權能”。(上帝按著祂的大能並與自己所立的約,來創造和托住宇宙,使其按祂的律穩定地運行)  上帝沒有絕對的必要來定任何旨意;但是,因著祂的旨意,祂就有必要來達成祂的計劃和應許。 所以,上帝的計劃和應許的完成就是必須的,但只是必須的結果,不是絕對的必須。

Dictionary of Latin and Greek Theological Terms Drawn Principally from Protestant Scholastic Theology.  Richard A. Muller) 

Total Depravity 全然的败坏 2

人全然的败坏,实在不只是神学的讨论,而是和我们每天的生活息息相关的。在公元400年左右的奥古斯丁做了一个祷告: “Lord, Grant what thou commandest” “主啊,祢所吩咐的,求祢赐下。”  意思就是说,主啊,祢所吩咐的,我做不到,求祢赐下顺服给我们吧。 这话让一个当时英国的牧师很不舒服。什么叫做“主祢吩咐的求祢赐下?” 他反驳,主所吩咐的,都是我们所做的到的。 我们做不到的,主不会吩咐我们去做。 对吧? 那个英国的牧师叫做 博拉纠。 (他听了这祷告就很纠结。)

这两人的争论引起了教会里面很大的回应。到底神所吩咐的是不是我们做的到的?如果神吩咐我们去做我们所做不到的,是否公平呢?博拉纠认为那太不公平了。可是圣经告诉我们,神所吩咐的我们什么也做不到。

以赛亚书 64:6 我们都像不洁净的人;所有的义都像污秽的衣服。我们都像叶子渐渐枯干;我们的罪孽好像风把我们吹去。

约翰福音15: 5 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做什么。

奥古斯丁提出了“原罪”的观念来与博拉纠争辩。也就是说,人生下来就有亚当所遗传给我们的罪性。我们因为有罪性才会犯罪,而不是因为犯了罪才有罪性。 博拉纠后来也被判为异端。 因为人要是真的做的到神所吩咐的要求,那么我们就不需要救主耶稣了。我们可以自救,不再是无助的罪人恳求主救我们了。所以博拉纠才会被判为异端。 

这也是前面所提到的经文。 

诗篇51: 5 我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我母亲怀胎的时候就有了罪。

以弗所书 2: 1 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他叫你们活过来。2 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3 我们从前也都在他们中间,放纵肉体的私欲,随着肉体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为可怒之子,和别人一样。

罗马书 3:10 就如经上所记: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11 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求 神的;12  都是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

奥古斯丁也开始提到人本性的四个情况,我们以这个表来解释:



堕落前

可能犯罪

可能不犯罪

堕落后

可能犯罪

不能不犯罪


得救赎后

可能犯罪

可能不犯罪


复活得荣耀

不可能犯罪



Human Nature in Its Fourfold State

(a) able to sin, able not to sin (posse peccare, posse non peccare); (b) not able not to sin (non posse non peccare);
(c) able not to sin (posse non peccare);
(d) unable to sin (non posse peccare).



在神造亚当时,人是“人之初,性本善”的。 人是以神的形象被造,充满了神的真善美。那时亚当有可能犯罪,但也有能力拒绝罪恶。 

但是亚当堕落后,罪就进入了全人类 (罗马书 5:12)人被亚当的堕落给污秽了,成了只能犯罪,不能不犯罪的人。我们只有自私的罪。 我们努力读书,是因为将来我们可以过个好日子;我们不努力读书,是因为我现在就想过个好日子。读书不读书都是自私的犯罪,这就是我们全然败坏的光景。 

但在耶稣救赎我们之后,他给了我们新的生命, 如今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 我读书,不再只是为了过好日子,而是希望荣耀神,认识他,因为他是知识的源头。 我们可能还是会犯罪,因为亚当的旧性情还在我们身上,直等到主再来给我们复活的新身体为止。

将来复活后,我们就不能再犯罪了,也不想再犯罪了,我们失去了犯罪的欲望和动力。就像一个人小时候很喜欢吃很甜的零嘴,但慢慢长大后就不太想再吃了,觉得吃了难过。 我三岁的儿子很喜欢吃棒棒糖,但我连舔一口的欲望都没了。真奇怪,我小时候也很喜欢棒棒糖的,但现在就是不想吃。 以后我们复活后也会是如此,现在还得不断抵抗的情欲,贪婪,自私,骄傲,嫉妒,仇恨,到时候就觉得这些东西真恶心,当时怎么会想犯罪,真是不明白。 


待续。

Total Depravity 全然的败坏1


在郁金香的五个要点上 (列出如下),其中「全然的败坏」算是最根基的一个要点。

T total Depravity 全然的败坏

U unconditional Election 无条件的拣选

L limited Atonement 有限的救赎

I irresistible Grace 无法抗拒的恩典

P perseverance of the Saints 圣徒的坚忍

整本圣经里都充满了对人全然败坏的描述:

创 6: 5 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

诗篇51: 5 我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我母亲怀胎的时候就有了罪。

以弗所书 2: 1 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他叫你们活过来。2 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3 我们从前也都在他们中间,放纵肉体的私欲,随着肉体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为可怒之子,和别人一样。

罗马书 3:10 就如经上所记: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11 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求 神的;12  都是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

以上这几节经文算是最具代表性。 

全然的败坏, Total Depravity 的定义,不是说每个人都已经坏到不能再坏了,而是说我们的每一个层面,灵魂,身体,理性,感性,意志,全都受到了罪的玷污和扭曲。我们都是变态的,只是平常包装的很好,所以连自己都骗过去了,觉得自己是不错的好人。你说我的室友,配偶,邻居有罪,我还能同意,可是我就是看不到自己的罪。 这就是连我们的理性认知都有罪的原因。

苏格拉底有一次问一个问题。 如果你可以隐身,你会做什么事? 意思就是说,如果你无论做什么事,你都不会被抓到,都不需要负责,你会做什么事? 会不会趁人不注意时,隐身去帮助穷人? 你第一个想到的是什么事?抢银行? 把讨厌的人给做掉? 我以前一个同学就立刻说:“我可以隐身的话我要裸奔!” 为什么我们可以隐身时不是做坏事就是做傻事? 因为那个时候我们不需要再包装隐藏我们里面的真我了!里面的邪恶和愚蠢立刻就出现了。 你想想,如果美国总统说,从今晚12点到明晚12点,全国做的所有犯罪都会被特赦,绝不追究。请问美国会变成什么样子?我想立刻就成了人间地狱了,烧杀抢夺,奸淫害命,什么事都出来了。 苏格拉底虽然没读过圣经,但他这个问题实在是问到我们人类问题的核心了,也就是圣经所说的,我们是死在过犯罪恶之中的罪人,行尸走肉,按着我们心中所喜好的去行。 

待续。

传说中的加尔文主义

 

当人一提到圣经中的预定论,或拣选,常常就会有人说那是加尔文主义,好像在2000年的教会历史中,只有加尔文一个人想到预定论的题目,所以被称为加尔文主义。而我今天就要提出一些证据来指出预定论不是加尔文一个人的,加尔文自己也不会称自己的神学为「加尔文主义」,而会用正统 (Orthodox) 来表达自己的神学。 

教会历史里第一个把预定论清楚的整理出来的人,是奥古斯丁,这不是说之前没有人提过,但奥古斯丁算是教会历史里的第一个神学家。有人这么说,「如果任何人说他读过奥古斯丁所有的著作,他一定是在说谎!」来表达奥古斯丁的神学著作的丰富。

奥古斯丁是第五世纪的人(AD 354-430), 他的神学持续地影响着后代的神学家, 如13世纪的阿奎纳 (Thomas Aquinas, AD 1225-1274) 我引用一段阿奎纳在他的神学巨著的话:“God wills to manifest His goodness in men; in respect to those whom He predestines, by means of His mercy, as sparing them; and in respect of others, whom he reprobates, by means of His justice, in punishing them.”「神定旨要对人彰显他的美善;对所预定的人,以怜悯对待他们,免了他们应得的刑罚;至于其他的人,所弃绝的人,以公义对待他们,惩罚他们的罪。1」

他又写: “… the Apostle refers, saying (Rom. 9:22, 23): “What if God, willing to show His wrath [that is, the vengeance of His justice], and to make His power known, endured [that is, permitted] with much patience vessels of wrath, fitted for destruction; that He might show the riches of His glory on the vessels of mercy, which He hath prepared unto glory” and (2 Tim. 2:20): “But in a great house there are not only vessels of gold and silver; but also of wood and of earth; and some, indeed, unto honor, but some unto dishonor.” Yet why He chooses some for glory, and reprobates others, has no reason, except the divine will. Whence Augustine says (Tract. xxvi. in Joan.): “Why He draws one, and another He draws not, seek not to judge, if thou dost not wish to err.”

「使徒写到 (罗马书 9:22-23) 『倘若 神要显明他的忿怒(公义的复仇),彰显他的权能,就多多忍耐宽容(容许)那可怒、预备遭毁灭的器皿,又要将他丰盛的荣耀彰显在那蒙怜悯、早预备得荣耀的器皿上。』又说 (提后 2:20)『在大户人家,不但有金器银器,也有木器瓦器;有作为贵重的,有作为卑贱的。』  但是,至于为什么拣选一些人到荣耀里,弃绝其他的人,除了神圣的旨意以外,没有别的理由。就如奥古斯丁所说的: 『为什么吸引一些人归向,而另一个不吸引,如果我们不想犯错的话,我们最好不要乱下结论。』」1

从上面所引用的例子,我们很明显地可以看出来奥古斯丁深深地影响了阿奎纳的神学,而另一个和加尔文同时代的改教家 彼得维弥理 (Peter Martyr Vermigli) 也受了很多奥古斯丁和阿奎纳的影响 2,写了「预定和称义」(Predestination and Justification). 另外,比加尔文还早的马丁路德改教时也已经写了「受罪恶捆绑的意志」(The Bondage of the Will) 来描述人的意志并不自由,而是受罪恶的辖制和捆绑。 还有,当时其他重要的神学家们,如布赛尔 (Martin Bucer), 慈运理 (Zwingli) 等等,都在预定论上有相当的共识。

至于加尔文之后其他的英国,苏格兰,荷兰神学家们,都是有相同的教导,他们的著作里很少引用加尔文,但后来都被讨厌这神学的人统称为加尔文主义者。 

我们今天所学的预定论,实在不能说是加尔文主义,加尔文和其他所有的神学家都自认为是 Reformed Catholic-改革宗大公教会。 我们教会也是,我们要回到大公教会的正统神学体系里面,不是高举任何一个人。 

另外顺便提到一点,假如你说,阿奎纳和奥古斯丁不是天主教的吗?我们为什么要读他们的书? 我只能在这里简单的说,他们是天主教还没变的太腐败之前的好神学家们,所以还是可以读的。 

1 Aquinas, Thomas (2010-06-19). Summa Theologica (Complete & Unabridged) (p. 124). Coyote Canyon Press. Kindle Edition. 

2. “Should a theologian almost a decade older than Calvin, trained in the Universities of Padua and Bologna, who subsequently taught in Strasbourg, Oxford, and Zürich, and who, for all his general agreement with Calvin, did not speak of a double decree of predestination but rather identified predestination with election, who drew more positively on medieval scholastics (notably Thomas Aquinas and Gregory of Rimini) than Calvin, who did not view himself as a follower of Calvin, and whose abilities in Hebrew extended far beyond Calvin’s be called a Calvinist? The theologian in question is Peter Martyr Vermigli, whose work was quite influential in the development of post-Reformation Reformed theology— and who, despite his own identity, has often been called a Calvinist.”

—Muller, Richard A. (2012-11-15). Calvin and the Reformed Tradition: On the Work of Christ and the Order of Salvation (Kindle Locations 1032-1037). Baker Publishing Group. Kindle Edition. 

救恩論:導言

我這個救恩論神學,是以改革宗(歸正, Reformed) 的神學為根基,然後是希望以所有初信主耶穌的人能看懂的程度來寫的。我們教會來了一群的90後的大學生,信主,受洗,參加小組,被培養成為小組長接班人,首先就是要自己的神學先抓穩,然後才能繼續建立下一批的門徒。所以我這個救恩論不是寫給神學家,神學生,或是想要讀更深的神學的人讀的。那些人可以去讀加爾文的基督教要義,巴文克 (Herman Bavinck) 的 4大冊的 Reformed Dogmatic, 也可以去讀布雷克的 “改革宗灵修系统神学-基督徒理所当然的侍奉”(Wilhelmus à Brakel, The Christian’s Reasonable Service )。 那些都是經典的改革宗神學,我就不寫那些了。我寫的救恩論是在剛信主的年青人身上實驗過,確定他們聽的懂我在講什麼,回答了他們的問題,最後所形成的系統神學救恩論。 所以我絕沒有想要取代經典神學巨作的雄心。

再來,我的神學是以改革宗的信條為界限。就像是踢足球,出了界限,就是進球也不算。改革宗的神學界限是以比利時信條,海德堡教理問答,多特信條,衛斯敏信條,和衛斯敏大小教理問答為主。我的神學如果出了界限,還請各位提醒,指出我的錯誤,讓我回到前人的正統神學裡去。界限不是限制我們的自由,反而有界限的足球才是好玩的足球。如果什麼規則界限都沒有,這種球賽一定無聊到掉眼淚。但偏偏就有很多人很喜歡沒有界限的神學,還以為自己很自由。唉,不說別人了,反正那不是我要寫的神學就是了。

好吧,大概就是這樣了,開始寫神學吧。

彼得前書 1:1- 2:10 

彼得在他的信中的開頭很簡潔的寫出了救恩論的大綱。一般我們都比較喜歡在保羅的書信中找救恩論,因保羅的論述比較完整。但彼得在這裡也很系統的把我們的救恩做了一個簡單的整理,可以成為我們救恩論的導論。 

1 耶穌基督的使徒彼得寫信給那分散在本都、加拉太、加帕多家、亞細亞、庇推尼寄居的,2 就是照父上帝的先見被揀選,藉著聖靈得成聖潔,以致順服耶穌基督,又蒙他血所灑的人。願恩惠、平安多多地加給你們。

他首先提到父神的“先見”就是“foreknowledge”預知。(prosgnosis, 預先認識,預先愛)

他又提到揀選,這都是救恩論裡最不容易處理的部分,大部分的基督徒都在這上面絆跌。

然後他又談藉著聖靈 “成聖”,也就是順服耶穌,又蒙耶穌的血所灑,得赦免的人。

彼得在此已經隱隱約約地列出了所謂的 “救恩的次序”The Order of Salvation,  拉丁文 Ordo Salutis. 

他繼續解釋他的救恩論:

1:3 他曾照自己的大憐憫,藉耶穌基督從死裏復活,重生了我們 。 (重生,regeneration)

1:5 你們這因信蒙上帝能力保守的人,必能得著所預備、到末世要顯現的救恩。 (信徒不失去救恩)

1:9 並且得著你們信心的果效,就是靈魂的救恩。(信心的重要)

1:21 你們也因著他,信那叫他從死裏復活、又給他榮耀的上帝,叫你們的信心和盼望都在於上帝。 (信心的來源不是自己,是“因著祂,信”信心是神的禮物)

2:8 又說:作了絆腳的石頭,跌人的磐石。他們既不順從,就在道理上絆跌;他們這樣絆跌也是預定的。(連不信,絆跌,都是預定的)

2:9 9 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上帝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選民的觀念被提出來,指出我們得救的目的)

所以,改革宗的神學家們,從清教徒 William Perkins, 甚至更早,Martin Bucer 的學生 John Bradford, 就開始寫 Ordo Salutis, 救恩的次序。  我們一般人講 “得救”,基本上就是講 “信耶穌,然後得重生了”。 但救恩的次序幫助我們全面的瞭解“得救”這詞裡面所包含的意義。 

改革宗的神學家基本上把救恩的次序 Ordo Salutis (90後的同學們, 拉丁文發音請唸“歐兜捨路特斯”)列出如下:

  1. Election, 揀選
  2. The Gospel call, 呼召
  3. Regeneration 重生
  4. Conversion 悔改
  5. Justification 稱義
  6. Adoption 領養
  7. Sanctification 成聖
  8. Perseverance 聖徒的堅忍
  9. Glorification 得榮耀

我們救恩論基本上就會照著這個順序來講。 另外要注意的一點,就是這救恩的次序不是“時間順序”,而是“邏輯順序”。  不是所有的順序都是時間順序,有一些順序是邏輯上合理的,但不見得是時間上的。比如說,一個信主不久的90後小弟兄,上台領唱歌。當他說,請弟兄姐妹們起立來唱,我們大家就得起立。你不能說,你才信主幾年?我信主20年了,年紀又比你大,憑什麼聽你的,我不站。 在聚會中,不是按“時間”順序來決定聽誰的,而是有另外的,邏輯上的順序,神學上的順序。救恩的次序也是如此,不見得重生一定是在時間上先於悔改,可能是時間上同時發生的,但在邏輯上有新生命的人,重生的人, 才能悔改。

另外,在我們正式進入救恩的次序之前,我們要花一點時間談 TULIP, 鬱金香,也就是多特信條裡的大意,我覺得那是幫助我們進入救恩論其他論點更重要的一個邏輯起點。 

下次我們就來看TULIP, 鬱金香吧。 

© 2019 全能者的蔭下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