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全然的败坏,实在不只是神学的讨论,而是和我们每天的生活息息相关的。在公元400年左右的奥古斯丁做了一个祷告: “Lord, Grant what thou commandest” “主啊,祢所吩咐的,求祢赐下。”  意思就是说,主啊,祢所吩咐的,我做不到,求祢赐下顺服给我们吧。 这话让一个当时英国的牧师很不舒服。什么叫做“主祢吩咐的求祢赐下?” 他反驳,主所吩咐的,都是我们所做的到的。 我们做不到的,主不会吩咐我们去做。 对吧? 那个英国的牧师叫做 博拉纠。 (他听了这祷告就很纠结。)

这两人的争论引起了教会里面很大的回应。到底神所吩咐的是不是我们做的到的?如果神吩咐我们去做我们所做不到的,是否公平呢?博拉纠认为那太不公平了。可是圣经告诉我们,神所吩咐的我们什么也做不到。

以赛亚书 64:6 我们都像不洁净的人;所有的义都像污秽的衣服。我们都像叶子渐渐枯干;我们的罪孽好像风把我们吹去。

约翰福音15: 5 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做什么。

奥古斯丁提出了“原罪”的观念来与博拉纠争辩。也就是说,人生下来就有亚当所遗传给我们的罪性。我们因为有罪性才会犯罪,而不是因为犯了罪才有罪性。 博拉纠后来也被判为异端。 因为人要是真的做的到神所吩咐的要求,那么我们就不需要救主耶稣了。我们可以自救,不再是无助的罪人恳求主救我们了。所以博拉纠才会被判为异端。 

这也是前面所提到的经文。 

诗篇51: 5 我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我母亲怀胎的时候就有了罪。

以弗所书 2: 1 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他叫你们活过来。2 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3 我们从前也都在他们中间,放纵肉体的私欲,随着肉体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为可怒之子,和别人一样。

罗马书 3:10 就如经上所记: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11 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求 神的;12  都是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

奥古斯丁也开始提到人本性的四个情况,我们以这个表来解释:



堕落前

可能犯罪

可能不犯罪

堕落后

可能犯罪

不能不犯罪


得救赎后

可能犯罪

可能不犯罪


复活得荣耀

不可能犯罪



Human Nature in Its Fourfold State

(a) able to sin, able not to sin (posse peccare, posse non peccare); (b) not able not to sin (non posse non peccare);
(c) able not to sin (posse non peccare);
(d) unable to sin (non posse peccare).



在神造亚当时,人是“人之初,性本善”的。 人是以神的形象被造,充满了神的真善美。那时亚当有可能犯罪,但也有能力拒绝罪恶。 

但是亚当堕落后,罪就进入了全人类 (罗马书 5:12)人被亚当的堕落给污秽了,成了只能犯罪,不能不犯罪的人。我们只有自私的罪。 我们努力读书,是因为将来我们可以过个好日子;我们不努力读书,是因为我现在就想过个好日子。读书不读书都是自私的犯罪,这就是我们全然败坏的光景。 

但在耶稣救赎我们之后,他给了我们新的生命, 如今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 我读书,不再只是为了过好日子,而是希望荣耀神,认识他,因为他是知识的源头。 我们可能还是会犯罪,因为亚当的旧性情还在我们身上,直等到主再来给我们复活的新身体为止。

将来复活后,我们就不能再犯罪了,也不想再犯罪了,我们失去了犯罪的欲望和动力。就像一个人小时候很喜欢吃很甜的零嘴,但慢慢长大后就不太想再吃了,觉得吃了难过。 我三岁的儿子很喜欢吃棒棒糖,但我连舔一口的欲望都没了。真奇怪,我小时候也很喜欢棒棒糖的,但现在就是不想吃。 以后我们复活后也会是如此,现在还得不断抵抗的情欲,贪婪,自私,骄傲,嫉妒,仇恨,到时候就觉得这些东西真恶心,当时怎么会想犯罪,真是不明白。 


待续。